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梦延续的地方 1 少女哟,你的征途是那星辰大海

  第一节:少女哟,你的征途是那星辰大海!
  “所以我就说…”狠狠握著扫帚的秦暮笙气急败坏地一脚踹上杂物篓,可怜的出气筒还不知自己在为谁受罪就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後向後倒去,连带著撒出几团废纸後便老老实实地蔫了下来。
  “男生都是一群没进化好的类人猿,秦黎箫你就是身为代表的山顶洞人!”
  把时间往回拉,怨念的主角正毫无自觉地公然在课堂上玩CS。他心情澎湃地放倒敌方最後一名成员後,终於发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後面色铁青的微机老师,满腔的热血立即呈自由落体之态冲往绝对零度。
  好不容易听完老师口若悬河的批斗,秦黎箫一边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必定痛改前非,一边转个身就顶著篮球冲向了操场。然後发现预订场地被高年级生占领,两夥人由最初的理论到争执到推搡直到最後秦黎箫抬起一脚就让对方的篮球以抛物线飞出最终砸进一间教室,这些的种种种种都只是一瞬间的事,以至於之後的一群人扭打在一起也成为顺理成章。而最初本著劝架本意的秦暮笙在受到学长们的推拉以及“女人不要碍事”的呵斥後也既然决然地加入了混战──依然是劝架,只是方式由嘴过渡到了拳头。
直到闻讯而来的双方班主任以及被砸教室的任课老师──对,真是巧极了,就是之前对秦黎箫苦口婆心进行再教育的深怕一个不小心全体学生走上不归途的了事化小小事化大被害妄想症的危机(?)老师。三个老师把一团人挨个分开後,全体参与成员被不由分说地被拽到办公室写检讨,至於唯一一个女生在被证实(?)与此无关後,便自发代替罪魁祸首收拾多媒体教室满地的狼藉。
  
  “赔玻璃的钱给我从你零花钱里扣!要想堵住我的嘴不向老爸老妈告状就去包了这个月的家务!借钱就俩月!”
  秦暮笙懒得猜测对方在看到此条短信後的心情,左右看看没人就用手一撑坐在了桌子上。兀自地甩了几下腿後才像突然想起了什麽似的慌慌张张第一把拉过书包,掏出一件东西。
  那是在即便是低龄的孩子中也只是几年前风靡的玩具,电子的宠物可以喂养、爱抚甚至教育,虽然缺少真实感,但却没有活物麻烦。更重要的是这并不是普通的电子宠物,而是可以进化并以战斗为生的,曾经乃至现在也许也会延伸至将来的梦想──他们是数码兽。
  打开屏显却没有出现以往的欢迎界面,而是些曲里拐弯的符号。虽然看上去很眼熟是没错,但对於秦暮笙而言天下乱码一个样,捅了一下复原键後再次显现的屏幕逐渐令秦暮笙心头浮上一阵莫名的感受。
  二进制的编码排列著飞速地从屏幕上划过,应该不是普通的机械故障,但是传达了什麽信息却根本无从知晓。完全不知所措的秦暮笙用力甩了两下机子,仿佛认为只要这麽做就能有什麽实际意义似的,却在正打算再捅几下复原键的同时被机子射出的光闪了眼。
  屏幕上不再是奇怪的符号与意义不明的二进制,而是一句铭记了一年多,暗自祈祷却又同时自我讽刺地期盼著的一句话。
  
  『这是决定你未来的游戏,请选择参加还是放弃。』
  
  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是”的同时立即从胃向上涌起了一种痉挛般的感受,时间在等待中被放大到无限缓慢。所有的指针都仿佛被粘稠的空气阻碍住了前进的脚步,而秒针每移动一格都像是击在心鼓上的重锤。
  (什麽都…没有啊。那是、必然的嘛……)
  放松与失落的情感交错著横旋於秦暮笙,少女身子向後倾在碰到电脑屏幕的同时感受到了来自正後方的温暖的风。
  “哎……?”
  还未来得及完全转过头看个究竟,动作与声音便一起被巨大的外力切断,扭转然後吸附。
  
  从高处的坠落让秦暮笙本能地试图抓住周身的树木,无奈向下的惯性太大,那样做的後果只是连同树枝一起落下而已。陆地已经近在眼前了,不做点什麽就这麽摔下去绝对会摔出肠子。秦暮笙曲起双腿拱起身子,希望借此降低自身重心一边将伤害减到最小──这一招是从漫画上学来的,有用没用眼前倒是绝好的机会。计划、理论与胆量都堪称完美,双腿却在著地的一霎承受不了巨大的冲力以及经验的缺乏,在向某个方向惊悚地闪了一下後便带著主人仰面倒去。
  “啊……”
  突如其来的状况令秦暮笙分不清到底该捂身上的哪个部位,只是手撑地仰著头呆呆地坐在那里。四肢均有些细小的划伤,头发也凌乱的如同刚被暴风雨袭击过的鸟巢,浑身上下由於惊吓而张开的毛孔正不遗余力地向外分泌著汗液,而在确认自己从那麽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没摔散腿或者胳膊等身上任何一个零件後又是一身後怕带来的冷汗。
  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其他被选召者──姑且这麽称呼吧,虽然不确信这里究竟是哪里,但应该与想象中的相差不多就是了,也没有什麽数码兽。偌大的森林仿佛只有自己,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投下小孔成像,微风拂过传来了簌簌的声响。虽然还未知,但却没有一丝不安。
  
  『你是选择要当战士,还是驯兽师?』
  打开的终端器上浮现著这样一句询问,盯著屏幕的秦暮笙仔仔细细地前後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愿望和实际状况,末了她认定这样的自己应该不适合“战士”这样对使用者本身素质要求高的职位,於是在半欣喜半失望的点击了後者──就算是少女,偶尔也会做做成为女HERO拯救世界的梦嘛,怎麽看战士都比驯兽师拉风,是不是?但是秦暮笙深刻地意识到这次的冒险不是动漫,更不是能够一键还原的游戏,挂了的话就真的GAME OVER了,管你想当智者贤者还是勇者,快点SAY撒由那拉然後魂飞魄散吧。
  (不管怎样,先从地上起来,这样四仰八叉的。)
  右脚传来近乎钻心的疼让秦暮笙一瞬间又坐回地面,她双手掩住已经明显肿胀的脚踝,豆大的汗沿太阳穴从半俯著的脸上滑下。
  什麽地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同伴吗?还是搭档?如此思量著的秦暮笙转脸凝视著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动的生物越来越近了,已经可以看见最外侧灌木丛由於碰撞而产生的振动。尔後一个身影如同闪电般窜出。
  是龙人兽。
  待秦暮笙看清这只成熟期数码兽身上背著的疑似大刀般的武器後,硬是把“我问你,你是我的搭档吗”这句话生生地咽回了肚子。
  龙人兽用它那紫色的狭长眼睛盯著秦暮笙看了一阵,搞得秦暮笙浑身不自在。少女起先是避开了龙人兽咄咄逼人的目光,但之後觉得自己没做什麽必须受对方这麽对待的她硬是回瞪了回去。
  (不可能的,我的搭档绝对是更可爱的成长期,有了我的协助才能进化为更拉风的成熟期的真•美少年•骑士数码兽,才不是眼前这只用後腿站立的人形蜥蜴!)
  想到此的秦暮笙有些心虚地又错开自己的目光,但几乎在同时听见对方鼻腔内传来的不可置否的一声冷哼。
  “人类。”龙人兽一把拽起地上的秦暮笙,不由分说地加大手中力度,“说,到这里来有什麽企图!”
  “……啥?”
  “你们究竟想要怎麽样,快说!”
  “我……”
  “放开她,龙人兽。”这是一个比起前者更显成熟的声音,相较於他龙人兽怎麽都只能让人联想到人类世界那些行比脑快的愤青。
  “加高兽……”虽然并没有听取同类的建议,但龙人兽还是放松了手中的劲道,“她是人类!”
  “我认为我的眼神还不至於差到把人类的小姑娘误认为数码兽。”白色的有翼兽微翘起了嘴角,但然後一字一顿地重复著,“我说,放开她。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摄於对方威力的龙人兽心不甘情不愿地甩开秦暮笙的胳膊,转身离开的同时一声响亮的“切”宣示了他的不满。
  “呃……谢谢你。”秦暮笙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胳膊,下意识地去碰裙口袋里的小小机子。
  “我是加高兽,你可以叫我Dulin,刚才的那个龙人兽是Ares,他虽然有点粗暴,但本质上还是个好兽,还请你不要介意。”
  “嗯。如你所见我是一名人类,秦暮笙是我的名字。请问加高…请问Dulin先生有见过我的夥伴们吗?”
  Dulin呵呵地笑了,然後向前伸出手,示意女生坐到他的手上来:“如果你说的是人类的话,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前面就是我们的村庄,不介意的话来参观下怎麽样?”
  “唉?我?可以吗?”
  “当然。非常有幸能为小姐您服务,我们伟大的指引之神Sica的神圣使者呦,敝兽期盼著您所带来的福音。”
  
  秦暮笙低头看著曼陀罗兽灵巧的手指在为自己做著脚部包扎,这位散发著淡淡香气的淡紫色小兽前一刻正害羞地自我介绍到她叫Goelia。
  “抹上这个的话,伤口会好的很快哦。”
  如此说著的Goelia将一种草绿色的膏状物质涂抹在秦暮笙的划痕上,女生配合地伸出胳膊然後淡淡地回应了一个微笑:“谢谢你。”
  虽然不是什麽肉麻的话,但Goelia还是立即羞红了脸,她急急忙忙地低下头小心擦拭伤口。
  (太容易害羞了,恐怕成为搭档後知道我的真实面目後会哭吧……不过进化成女王的话我也不会笑呢……)
  “人类,你现在觉得怎麽样?”
  苍老的声音打断了秦暮笙的未来宏图设想,一只上了年纪的马赫加奥加兽正满脸亲切地望著她。
  “长老!”Goelia叫道,然後立刻起身向他鞠躬後才再度坐下。
  “长老好。”秦暮笙也想学Goelia的样子,失了平衡的脚却令她摇摇晃晃,“我觉得好多了,谢谢长老关心。”
  “快请坐,你还受伤著呢吧,就不要如此多礼了。”马赫加奥加兽就近坐在另外一人一兽的旁边,然後抬起头看著天上的浮云,许久後才悠悠地再度开口,“又见神之子,这种感觉还真是怀念。”
  “长老您……以前也见过被选召者麽?”
  “那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被选召者,你这次也会从村子里挑出一名搭档让他与你同行吗?”
  “呃……”余光看见曼陀罗兽热忱的眼神,秦暮笙讪笑著差开话题,“这个怎麽说?我不知道其他人类,但是我挺信缘分。我想应该在哪里有著只等待我的半身吧,我希望也能被他选择,而不是我单方面的挑选。”
  “呵呵半身啊……我曾经也……”非刻意地止住话头,沈湎於回忆中的马赫加奥加兽不禁令秦暮笙猜测眼前的他也许曾经也是同行者。
  “来参观下村子吧,人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为你介绍兽,别看我们这里物薄兽稀,却是不缺少心怀远大理想的青年的。”
  
  赛德村的确如长老所言物薄兽稀,要相隔很远才能再次碰到兽家,比起RW自己国家的如同沙丁鱼罐头的人口稠密度,秦暮笙就不仅一次地妄想永远定居於此不要离开──哪怕仅仅是就这麽平静地生活著,而不是作为集荣耀於一身的带来福音的麦琪。
  村子的最大建筑是一个圆形的会议室,环状的房屋布局酷似客家族的风土人情。据说这里曾是村子刚开辟时的唯一建筑,那时为了躲避野生数码兽才将建筑造成如此模样。
  (倒是同客家一个原理呢,其实在其他方面还是有相通的吧,人类与数码兽。)
  “这位是小熊兽Even,他的话……”
  “长──老──Leonard长老──!我说你在哪里啊?我又来玩了咯!这次痛痛快快地一决胜负吧!”
  少年般嘹亮充满朝气的声音打断了长老的介绍,老者颇有些无奈地解释道:“啊,马上要登场的是Leigh,幼狮兽……”
  Leonard的话又惨遭打断,径直从敞开的窗户一跃而入的黑色身影吸引著秦暮笙的视线。
  Even身旁的Ares霍地一声站了起来,速度快的可以转行去当马赫龙人兽。
  “Leigh!有门为什麽要走窗户?没看见长老在接待贵客吗?这麽不分场合,村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原来我还是贵客啊~)如此在心中感叹著的秦暮笙还没来得及吐槽,就被眼前的一张近距离兽脸遮住了视线。
  “……嗨……你好。”侧过一点的秦暮笙别开自己的脸,她感到刚才对方呼出的潮湿的气息全部打在脸上。
  黑色的小狮子跳上少女的腿然後上闭上眼睛仔细地嗅闻,都快把湿热的小鼻尖贴在了初次见面的异族身上。
  “Lei…gh?”从未经历过此的秦暮笙有些不知所措,在她印象里除了和秦黎箫抢夺PSP还未何其他任何人有过这麽亲近,而後者还是她的亲哥哥。
  但是现在的感觉又是如何呢?并不讨厌,甚至……可是说是喜欢的?《动物世界》里她最喜欢的就是猫科动物的幼年期了,双眸永远像包含著一旺清泉,看上去肉肉的摸著一定很温暖。
  “你是真的人类耶!货真价实!”
  “……什麽?”
  幼小的狮子依然坐在少女的膝头,一点移动的意思也没有:“你就是传说中的被选召者吗?只有你一个人吗?你从哪里来?你是女孩子吗?我说的话你都能听懂麽?”
  连珠炮轰的疑问令秦暮笙完全当机,还是Leonard长老将他从少女的双膝上拉下为她解了围:“好了好了,你这样会吓到我们的人类朋友,等一会单独找她吧?”
  “好吧……啊不对我今天是来找长老你挑战的,说好了赢了你就让我进村子的,不许反悔啊!”
  “不反悔不反悔,等把正事处理完就开始约定之赛吧。”
  余光中,秦暮笙分明看到Ares愤愤的脸以及Dulin意味不明的笑容。
Digimon Omega外传 辽原行歌 | 留言:0 | 引用:0 |
<<梦延续的地方 2 身为主角就要有主角的气势 | 主页 | 好男儿茁长成长>>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