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梦延续的地方 3 人生不是游戏没有重启

  第三节 人生不是游戏没有重启
  “再向前面走的话就是噩梦森林,我的话建议不要再向里面走…”
  走在中间的秦暮笙瞥了一眼位於自己右侧的Goelia,啊哈哈干笑了一下然後说:“光听名字的话我也不想进去,我们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
  回答的是低著头一颠一颠走路的Leigh:“只是森林边缘的话还是没问题的,毕竟我也是经常在这一片混著玩的,不继续深入只是沿著外侧走,也能绕著走出去的。西北方向有一个湖,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息一下然後再讨论今後该怎麽办。”
  当裙角不知第几次被树枝挂住,头发被弄得凌乱时,秦暮笙已经完全丧失了再次整理的耐心。於是秦大小姐自从踏入DW之後,这已经是第二次顶著如同“被暴风雨袭击过的鸟巢般的”发型以及衣冠不整的服饰满世界乱跑了。就在她正准备感叹自己RW平日里的整洁形象已经在DW一去不复返时,突然被Leigh一把压低了身子。
  “怎……”顺著对方目光望去的秦暮笙很自觉的闭上了嘴──站立在湖泊边缘的那个身影赫然是名人类。
 “同类吗?”压低了嗓音的Goelia问,“你们都是蓝色的毛唉。”
  “呃请称呼那个为头发谢谢,如果没有什麽数码兽可以幻化成人类的样子的话那应该就是了。”
  兴致盎然的Leigh稍稍向前倾了一下身子,黄澄澄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兴奋:“没听你说过还有其他的人类嘛,怎麽样是认识的人吗?看上去和暮笙你有些不大一样呢。”
  “光中国就有十三亿多人口我怎麽可能全部认识啊,不一样也是必然呀他是男生嘛!”秦暮笙低头看见来自两只数码兽的共同疑问“中国?”,无奈地出了一口气解释道:“就是出生的国家,我的祖国。”
  “祖国?那又是什麽?”
  “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某种程度上你们可以认为赛德村就是你们的祖国。但是相比起‘村落’,‘国家’是更庞大的存在,它包含了无数个村落,无数只你们这样的数码兽,只要是一个国家的数码兽都可以被称之为‘同伴’。不过也有种说法是只要是同一个物种就都是同伴。”
  “也有种说法?难道暮笙不认可这种说法吗?”
  “……那个只是转达不同观念的连词,当然我还是有些无法苟同。既然全部都是人类那为什麽还会爆发战争?你们同样身为数码兽也不会一次争斗都没有吧?只是不同时刻划分同伴的界限过於暧昧而已。好了再继续我头都要炸了,我们快点去打招呼然後认识一下共同行动……Goelia暂时先继续躲著,等我信号再出来吧。”
  到底是女孩子,Leigh看著嘴上说很紧急很紧急的秦暮笙却是在抚顺了头发之後才从藏身的树丛中走出,而在她走向那个男性人类的过程中对方却始终未回身确认身後。
  “那个,打搅了……?”秦暮笙有些怯怯地走进男性并询问,“请问您是被选召者吗?”
  男性依旧背对著一人一兽,看样子不是耳背没听见就是根本不想予以理会。
  “请问?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不知是对秦暮笙话语里的什麽起了兴趣,男性终於转过身来。虽然Leigh不是很清楚如何从人类的相貌之外的特征辨别其年龄,但他确认该男子应该比自己的搭档要年长。因为隐藏在对方眼睛里的某种东西是现阶段的秦暮笙所没有的,而那样的东西总会使拥有者显得更加沧桑或者淡定。
  毫不畏惧地迎著对方目光的秦暮笙扬起嘴角轻轻笑了,她一向不是在智商上出类拔萃的那类人,比起理科拔尖的哥哥自己则更擅长需要记忆感悟的文科,这样的她若想要在长辈那里得到更多的宠爱势必得在其他方面胜过聪明的哥哥以及漂亮的表妹。
  比如说,察言观色。
  再比如说,识人很准。
  眼前的这名人类,与自己应该不是一类人,对方有著自己无法碰触到的领域。
  “您好,我叫秦暮笙,这是我的搭档幼狮兽•Leigh。我们是……”
  “被选召者。”
  “……没错。”暗自在心底大皱眉头的秦暮笙叫苦不迭,总觉得会有什麽不好的预感。
  蓝发男子在吐出目前为止的唯一一句话後又闭口不言,在他身旁不知如何是好的秦暮笙只有干著急。裙摆感受到了向下的坠拉,秦暮笙低头看见摇了摇头的Leigh。长出了一口气的她认为就这麽僵持著也不是办法,於是准备离开寻找其他的方法。
  “那个……”
  “早点离开这里,对你们都有好处。以及那边躲起来的另一个。”
  目送著男子沿著湖边踱步离开,秦暮笙正暗自思量如果今天之内能回去就去买注六合彩。
  Goelia走出藏身的草丛:“那个,那个人类不和我们一起吗?”
  “不,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比起这个,现在几点了啊,都开始上下午课了吧喂!”
  
  很快秦暮笙便不再烦恼下午课的事情,原本就是她最头疼的数学,不去正好让秦黎箫请假吧,那小子除了算数只有这方面脑子转的快了。另外就是最核心的一点,她根本回不去。
  Sun Gods之石周围有一群数码兽在看守──Ares比想象中的聪明多了嘛,虽然他的脑袋看上去连一个鸡蛋都装不下。嘟囔著的秦暮笙再次不甘心地缩回树丛里,她知道这下自己连回家都成了问题,区区一个下午课又算得了什麽呢?现在只希望父母那边能被打理好,否则闹到学校可就糟糕了。
  “失踪还是绑架,花季少女遗失校园生活”想到这样X音形式的文章题目,秦暮笙不由地扑哧一声笑了,而後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们现在该怎麽办?”随著Goelia的发问,两只数码兽同时将目光转向了唯一一名人类。
  “呃,你问我我也……总之先离开这吧,知道这是我回去的唯一方法,Ares应该不会放松警备的。天快黑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就是因为天快黑了才著急呀,暮笙你不回去没问题吗?我们不用趁著夜色发起总攻然後送你回家吗?”
  “连进化都不能做到的成长期给我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听指挥!”
  “可是……”
  “没有可是!第一,你所想到的Ares肯定也想到了,我们这样毫无准备地正面突击与自投罗网毫无差别;二,在不能进化的情况下一对多就是自寻死路,寂静岭还没打通关呢抱歉我不陪死;三,别忘了Ares手上有兽质,这样就算不武力冲突他也能逼我们就范。嗯,就这样,完了。”
  呆呆地听著秦暮笙的分析,Goelia过了半晌才想起来要说点什麽:“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穷途末路了?”
  “……你用的词好高深。”半带怜悯地看了一眼旁边碎碎念“怎麽办怎麽办”的Leigh,秦暮笙突然想笑。
  “还有两种方法。一,找个地方躲起来,苦练必杀技,进化到究极体之後再回来打他们个落花流水。Ares看上去不会像是对兽质出手的人,虽然他挺冲动。这期间我们可以放心修炼,直到通关……我是说进化。虽然时间应该不短,但是我想也不会十几二十年。二,依旧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後等待救援。
  “我在群里留下了降落地点,我想……应该有人注意到我失踪了吧。这样就会有其他被选召者进行搜索救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吧,嘿嘿。”
  嘿嘿,个什麽劲啊?!Leigh翻了个白眼:“你打算晚上睡哪?”
  “不知道,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能睡在有柔软床铺的地方。”
  “没那玩意。”
  “开玩笑啦。睡个敌人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就好,然後晚上轮流守夜。Goelia觉得如何,可以守夜吗?虽然是女孩子,但是这种非常时刻也只能忍耐一下了。”
  Goelia看著秦暮笙,怎麽听都觉得对方刚才的言论把自己排出了“女孩子”的行列。嘛,也罢。总是害羞的自己目前做过最大胆的两件事就是阻止暮笙选择Leigh以及与暮笙出逃,现在想想,果然自己是被她吸引著的吧。那种爽朗果敢的个性,是心愿“成为依里勒亚最漂亮的花”的自己未曾具备的。
  “没问题,好歹我也是数码兽,数码兽的命运就是战斗。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忍受的,请不用为我担心。”
  意外地,秦暮笙盯著Goelia看了好久,久到令对方不自觉地错开视线然後在内心犯嘀咕。
  “就这麽办吧。还有我饿了。”
  
  Leigh原先很担心自己的搭档是否能接受夜宿郊外,但在看到对方不到五分锺便酣然入睡的脸庞後开始觉得自己刚才在犯傻。看上去很坚强,是值得信赖的搭档。Leigh在心底默默地为秦暮笙下了定义,心底不觉泛出一丝甜蜜。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黑暗系的亚种,还是野生,这一切都令群体性很强的兽们对他心存芥蒂。这样的自己原本连能在村子获得居住权都是奢望,而现在,居然获得了搭档!由於种种原因,对於Leigh而言“神”的概念很模糊,所以有搭档对於他仅仅意味著有了“生命中无法割舍的另一半”,寻找到了一直渴求著的“容身之所”。暮笙对自己说的话至今还回荡在脑际,并久久令他激动不已。是的,他只要为她而战就好了,满足她所有愿望。战斗,进化,然後变得更强,直到有一天能守护她荣归故里。
  这就是他Leigh•Leor的命运,在选择了对方的那一霎那便被注定。
  为秦暮笙盖好身上滑下的树叶,Leigh没有发觉自己一直保持著微笑。
  
  现在是正午,秦暮笙持续停留在DW已经快一整天,现在她刚吃过肉食苹果正在草地上调试终端器。她的旁边是Leigh,正努力地配合运用DE。Goelia叹了一口气,然後离开去打探消息顺便寻找食材当晚饭。
  “……这是什麽。”秦暮笙掂量著手中的棍子,那棍子在数秒之後迅速地消失在空气中。
  Leigh迷惑地望著秦暮笙空空如也的左手:“我也不知道,……棍子吧?”
  “我知道是棍子,我是问,怎麽出现的,我只是调节了一下终端器……武器吗?”
  “大概是吧!不过暮笙你已经有我了,就不需要这些玩意了,对吧?”
  “恰恰相反,”秦暮笙又将注意转移到终端器,刚才她只是混乱地按键,并没有记住输入的程序,“搭档组合最薄弱的环节就是驯兽师,如果是我,首当其冲干掉的就是人类。”
  “呃……”Leigh突然发觉自己的搭档似乎有著隐藏的另一面,至於是什麽,他现在还说不清。
  “别那样看著我,兵不厌诈,懂吗?”分辨了一会Leigh的表情,秦暮笙又改口道,“知彼不殆嘛!所以,我们不能留给敌人任何死穴。重申一遍,寂静岭还没有打通关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你的意思是通关之後就会自杀吗?贺通关的庆祝宴?!Leigh撇撇嘴:“比起这个,你不去找同伴吗?找到他们然後请求帮助如何?”
  “原地等待救援是最明智的,我们没有能力单独冒险,而且还要躲过Ares的耳目。”顿了一下的秦暮笙又说,“而且也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好像不是很愿意拜托别人呢。如果大家都是新手,等级差异也就不存在。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为什麽我不可以。”
  “你也真是……不过说的没错呢,如果他们可以做到,为什麽我们不可以?”
  Leigh一个激动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他握紧小小的拳头满脸坚定:“我无论何时都会保护暮笙,所以,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塞翁说,就算你丢了一匹马,你怎麽保证他就不是好的事情呢。事实证明,我们伟大的老祖宗说的很多道理都是对的,秦暮笙现在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临近傍晚时分,她感觉到了终端器的震鸣,边啃苹果边打开机子的秦暮笙在看到屏幕上两个红色的亮点便愣住了。
  ──是同伴。
  以及,正在呼叫著她。
  手忙脚乱地差点被苹果噎到的秦暮笙慌慌张张地同意了通讯请求,然後眼前便投放出一个男生的身影。
  “喂喂,请问能听得到吗?”
  “是、是的!我听得到!”
  “请问是秦暮笙小姐吗?我大概看了一下坐标,之前确定将落在这附近的的确只有你。”
  “小姐什麽的……叫我大姐喂!没错就是我,你们快点来救我啦,一条人形蜥蜴他堵著门不让我回家!”
  对方明显是被他的气势吓倒了,在停顿了几秒之後才又开口:“呃,这就是你没回家的原因?遇见了敌人?”
  “不算是敌人吧……我觉得更像种族歧视者,Ares他。啊你怎麽知道我一夜没回家?”
  “你哥哥昨晚在麦浪上疯狂刷帖,很多人都看见了。我得到了地图後才发现原来我和你离得最近,所以就先来找你了。”
  “……那个,我有个疑问。”秦暮笙如同在课堂上般,举起了手。
  “你说?”
  “你刚才说‘发现你离我最近’?”
  “是啊,怎麽了?”
  “确定是‘我’,不是‘我们’?”
  “哦你说这个,很抱歉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同伴。”
  (……阿娘喂!这种状况干嘛不派一个团的人来解救我?!)
  也许是看秦暮笙半天不吭声,对方小心翼翼地询问:“情况很糟糕吗,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行吗?”
  “我现在被大概二十只左右的数码兽围困呢~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一挑多就请务必来救我~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找其他同伴比较好?你的搭档呢?”
  “我没有搭档,我选择了战士。”
  “你已经可以进化了吗?”t
  “……对不起。”
  “……去找其他的同伴来,我短时间内还没有生命危险。在附近的还有谁吗?”
  “五公里内只有你,不过根据资料显示十五公里外的欧普城有一个叫冯沛的同伴。”
  “……好吧,你去找他们来。然後如果今天不能完成的话,你就上麦浪给我哥说,我还活著,没挂,让他继续帮我隐瞒,没了。”
  “等等!我带著你逃跑总可以了吧,避开正面冲突仅仅是逃跑呢?”拽住了衣角
  “你倒是给我……”
  猛然响起的巨大爆炸声打断了秦暮笙的话语,同时也阻碍了信号的传播,少年被投放的真诚的脸在扑闪了几下後完全消失。
  塞翁也同时说过,如果你丢的马自己跑了回来,也不见得会是好事。
  (哦,Luckly~你妹呀!)放下终端器的秦暮笙微笑著看著从刚才起就很安静的Leigh:“你说我们是去看看呢,去看看呢还是去看看呢?”
  小狮子的脸完全成为一个囧字样:“……去看看吧。”
  几乎是同时,使用毒蔓藤迅速移动到他们身边的Goelia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村子遭到袭击了!”
  “……啥?!”
  “Dulin他,叛变了!”
  (哇塞正好我趁乱可以跑了!)与Leigh对上眼神的秦暮笙刚想开口“喂这可是天赐良机我们要麽回家要麽去和刚才的小孩汇合总之快跑吧”就被Goelia拉住了衣角。
  “你会帮助我们吧?
  “你会解救村子的危机吧!
  “已经有好几个兽受伤了,长老还在拼死抵抗,拜托你!
  “你是被选召者啊,做点什麽阻止事情恶化吧!”
  低头仔细凝视著Goelia的秦暮笙什麽也不说,有那麽一会功夫一人一兽就这麽对视著彼此。
  “大概五公里左右,有我的同伴,呃,头发有些发黄,眼睛是褐色的。你能替我找到他吗?”回忆著男孩的面容,秦暮笙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呃,可是……”
  “照我说的去做。你先找到村子里愿意帮助你的会飞的数码兽,这样可以节省时间。找到他,然後带他去找其他的被选召者,只是我们的话力量肯定不够。”
  不能相信,危急时刻绝对进化的奇迹。
  “在这期间,我会和长老一起保护村子,所以就拜托你了!”
  “我也会一起哦~” Leigh挺起胸膛然後拍了拍,“暮笙你就放心吧!”
  目送著Goelia的远去,秦暮笙挠了挠脸颊:“嘛,真糟糕。早知道吃顿哈根达斯再来了。”
  
  秦暮笙觉得与其说自己是救场不如说自保,与Leigh合力才勉强保护自己不受伤,面对多个成熟期的作战更是不可能。
  “Card Slash,强化组件N,耐力提升!”
  “Card Slash,角龙兽,大地撞击!”
  “Card Slash,勇者之盾!”
  连秦暮笙自己也对自己的大胆感到吃惊,居然以一个新手的身份连续刷卡三次,这可是需要极大的技术含量以及能力的,但是为了转移村子里的幼年期也只有拼著上了。
  “人类,到那边去!别碍事!” Ares一招“蜥蜴绝舞”同时挡下了两个方向对秦暮笙发起的进攻,“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多显眼吗?!红翎的目标,就是你们被选召者!”
  一边用勇者之盾进行防御,一边帮助讷斯兽们转移伤患的秦暮笙也有点窝火,她也想逃命呀,而且Ares有什麽资格对她指手画脚?!但是一个黑影的突然临近打断了秦暮笙的抱怨。
  “Leigh!身後!!”
  随著秦暮笙尖叫一般的提醒,Leigh的身体被打飞,直到撞在一棵树上才停止,Leigh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耸拉了下来。
  蛇一般外表的数码兽抬起他的头,然後吐出血红的信子:“快点撤退!他们来了!”
  Dulin闻此立刻转身带著手下逃跑,被留下的大蛇狞笑著望著奔跑向自己搭档的人类少女。
  “人类的小杂种──蛇瞪!”
  被必杀技击中的秦暮笙只感觉被当头浇下一桶冰水,随後是身体的不听使唤。她呆立在原地眼睁睁地看著对方爬向自己,连想要尖叫都发不出声音。
  怎麽办,要死了。怎麽办。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活够高三有个学长很帅我还没有对他搭讪冰箱里还有没吃完的DQ寂静岭还没有打通关黎箫说他今年给我买游戏机减肥还没成功也没有谈过恋爱爸爸妈妈会伤心的黎箫会哭,怎麽办动不了我不想死,可是我动不了。Leigh求求你快点醒来──
  明明只是一瞬间,脑海里却光速闪过如此多的念头,秦暮笙感到自己手脚冰冷。她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软。
  巨蛇张开他闪著毒液的尖牙逐渐逼近,秦暮笙甚至感受到了对方口中喷出的臭气。
  ──谁来救救我?!
  当身体再次恢复知觉时,秦暮笙发现自己已经转移了阵地,身体也没有哪个部位卡在蛇的喉咙里。Ares很粗暴地将她扔在地上,尽量轻蔑地说:“你这个蠢……”
  他停住了话头,他尴尬地看著人类少女泪雨滂沱的脸,然後将脸扭到一边。他看见羽蛇兽在受到一定还击後逃走了,Ares放下剑,依旧不知道该拿眼前的人类怎麽办。
  秦暮笙努力用依旧发抖的手擦拭著脸上的泪水,但是她办不到,眼框立即被新的泪水充斥。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麽,秦暮笙猛地站起来然後声音沙哑地喊道:“Leigh!Leigh他怎麽样了!我看到他……”
  Ares身後的讷斯兽迅速回答:“只不过是昏过去了,请您不用担心。让我为您检查一下好吗,看看您是否哪里受伤?”
  “呃,我、我很好……只是有点受惊。”
  “还是检查一下吧。”讷斯兽坚持道。
  “刚才还吓得浑身瘫软像一堆面条,现在就开始逞强了吗。”Ares拔起他的剑,插进剑鞘,“人类、被选召者什麽的,果然靠不住。”
  秦暮笙抬起红肿的眼望著Ares的背影,突然一个词电光石火地窜入她的脑际。
  ──傲娇。
  噗。
  
  於是这场惊心动魄的初次决战就以这样的尾声结束了,或者应该说某些参与者单方面地以为结束了。秦暮笙还不知道,Goelia对外寻求支援却迟迟未归,冯沛与那个他没来得及问名字的男孩正面临著一场不亚於她刚才所经历的危机。
  他们两人一兽,在返回的途中与撤退的Dulin等兽正面相遇。
  
  FIN。
Digimon Omega外传 辽原行歌 | 留言:0 | 引用:0 |
<<嘻嘻嘻题目是什么可以吃吗 | 主页 | 梦延续的地方 2 身为主角就要有主角的气势>>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