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狼与鹰 2 惜别

Chapter 2. 惜别

A.W. 2259

干硬的枝头绽放出鲜嫩的清绿,经过一个冬季被北方冻的冰冷的大地在春风的吹拂下穿上了新衣荡起了生机。在这个与其他季节相比显得光秃却不死板的山头上,传出了两个年轻人的对谈。
“我不同意。”让一反温和常态,脸上表情十分严肃,“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自杀行为,这样做太冒险了!”
他对面倚着树干而立的鲁尼尔依旧一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连回答的腔调都是淡淡的:“如果你有什么高见,我愿意洗耳恭听。”
“我……!”回答却是让错开的眼神。
“可以的话,谁都不想死。但是这场战役是能否取胜的关键,如果在哈碧伊平原这里失败……”
“我们必将受重创,导致全盘战局失利,从而一泻千里。”折下刚萌生的嫩芽,让轻轻搓揉着并将它放置在鼻下,枝条散发出似有似无的苦涩香气。
“……果然,将主战场交给幼稚的我来领导是个错误吗……”
“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埃普,不如想想是否有更好的对策。并且你要记住,就战争而言,如果惧怕牺牲就换取不来胜利。”
“这点我当然知道……”
在外人面前永远一副泰然自若样子的让完全在鲁尼尔的面前卸下了伪装,此刻的他写满犹豫的脸与平日判若两人。
“……总之,此事还需定夺。判定战斗完全陷入僵局还为时过早,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想出相对而言更……保险的战术。我……先回去了。”
鲁尼尔并未阻止让的离去,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友人的背影。他知道对方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并且如果是他的话就绝对不会令自己失望。
“莫逆之交,吗……哼。”淡笑着轻声从鼻腔内发出自嘲的声音,鲁尼尔考虑自己什么时候也会需要这种会令人自身变得软弱的感情。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而自己也在最初的踟躇后予以接受。
让?埃普里格兹,这个从相遇初就在自己的生命里漾出涟漪的男人,不管怎样选择都是会遵从彼此信念而行的存在。
唯有这一点,鲁尼尔是确信的,非常。

“这……”
在听过了让的最新战略部署后,同盟军领导人士皆露出迟疑的神情,小声地交头接耳并左右相顾地观察王的脸色,谁也不愿首肯让的提议。
“我能明白大家的心里,最初我也是在犹豫这点。但是我想在场的诸位都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们那比我更丰富的人生阅历也可以告诉你们,如果因为害怕牺牲而不采取行动,那么最终招引的只有失败而已。
“哈碧伊平原战役一经失败,我方优势必然全数丧失。届时我们失去的可就不仅仅是用数字就能统计的东西了。”
揉搓着下巴的皮埃尔率先发出了赞同的声音:“虽然冒险但的确也不是不可尝试,战争不就是如此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没错就是这句。”
阿克塞尔懒洋洋地插了一句:“战争嘛,总是高风险高回报的。”
“对对,因为是战争,所以才不能缩头缩尾,要打就狠狠地打,给他来个出其不意!”紧接着发言的是小个子的男爵,刚刚被册封为贵族的他显然正跃跃欲试地要给主子个见面礼。
众人纷纷点头,见状让对皮埃尔投去感激的一笑。
“那么我来说下大致方针,派出多队铁骑进行埋伏,起到混淆敌人视听的作用,使其防守重心发生偏移。在步兵即将正面交锋时,由轻骑部队对敌军进行突袭,以起到扰乱对方步调打乱其阵营的目的。步兵紧跟其后,从正面对其进行直攻作战,保护轻骑的同时更要把握时机避免好不容易获得的优势丧失。然后我们就一股作势拿掉敌人的第四部队主力。”
“我总觉得你说的好简单啊,埃普里格兹。这么做真的可以攻其不妨吗?”
阿克塞尔露出明显不悦的神情,他有些不耐烦地踹了一脚桌子。
“那么你的意思是因为觉得困难就不去实施吗?如果不去做的话再简单的事也不会成功吧。还是说你怀疑我的决策力?”
“不是的陛下……万分抱歉……臣该死……”
“行了行别罗嗦了,就算你真该死现在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当下的状况不是少一个人少一份力量么。让你继续。”
“是。臣以为碍于地势的局限,平原作战的主力就是步兵。此时如果我们能扰乱对方的行动然后趁虚而入,必然会掌握获胜的先机。”
“不错的战术,依我看就这么办吧。”让的身侧,居于正席的阿克塞尔在听完一系列见解后点头说到,“可别让我失望啊,让。”
摩挲着双手的男爵兴奋地问道:“那么,派谁去?由谁来率领这队敢死军?”
“从军区部队抽出精于突袭的人,临时组成一个小部队。至于将领……”
让无视男爵指着自己“我我”的毛遂自荐,将目光落在了皮埃尔的身上,随即阿克塞尔也将自己的注意力跟随而至。对方看似不以为然地迎接这四道灼热的视线。
几秒之后,自知败下阵来的皮埃尔笑着站起来,坚定地说:“我来。”

『结果还不是照着他说的做了……』
会议结束之后陷入自我厌恶状态的让无精打采地坐在山头上,站在他肩膀上的金丝雀偏着脑袋咕咕地凝视着自己的主人。
『我还真是没用啊啊……』
“呦。”
突如其来的一声使得让立即起身,连同他肩上的小鸟也受到惊吓地扑闪着翅膀飞到了最近的枝头上。
“……鲁。”看清了来者之后,让才放下心地重新做回地面,然后象征性地拍拍自己身旁的土地,“坐。”
“以你这种神经,”鲁尼尔一面冷冷地吐出如上话语,一面走到了让的对面靠在树干上,“不适合在战场这个地方出入。”
“可惜我是谋士。”完全不介意的让送了耸肩膀,“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对你就没报过希望。”
“……”虽说已经成为挚友,但是鲁尼尔的冷漠还是令让觉得有些棘手却又无可奈何。
“那么,叫我到这里来有何贵干。谋士大人?”
“……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再继续了我认输。”
“你没有错,错永远只在我这边。”
“……”
让VS鲁尼尔,又刷新了记录,完败再加一。
“已经决定了,那个方案。”沉下音调的让凝视着鲁尼尔的眼,“你们小队被选为突袭兵,由皮埃尔率领。”
“再没有比帝都守备队队长更适合的人选了,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下午检查配备,今晚你们会先于部队出发,届时一切就听皮埃尔的命令就好。”
“决定选用原本就属于一个部队而不是分散抽取人选的方法值得表扬,这样会大大增加彼此的默契度。对于突袭,配合好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鲁。”
“埃普,你的确在成长。”
软弱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全部是因为对方来之不易的一句褒奖。已经更接近了吧,我们的理想。不会更遥远了吧,我与你的距离。
“没事的话我就回去检查配给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说不出,不想令你觉得我软弱。
“……保重。”
“啊,对了。这里有个东西要给你。”完全无视让的心境的鲁尼尔从内兜中掏出一串珠子,将它递给了对方。
“对于你们贵族而言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是这是我母亲为了保佑自己的儿子而求的护身符。多的一份就给你吧。”
“……啊,谢谢。”接过散发着檀香的串珠,让由衷地表示感谢,“我第一次受到如此包涵心意的礼物,谢谢你和令堂。”
“真要感谢的话,就麻烦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照顾她吧。”
“……”
“拜托你了。”
“……嗯。”
无需更多的话语,彼此都能明白对方的心境。寥寥数句便将自己最心爱之人托付给最信赖之人,鲁尼尔已经接受了这场战斗可能的最坏结局。目送着对方穿越过新生灌木却有种萧瑟感觉的身影,让在心底狠狠地发誓,我会让你回来做自己的事,别想给我一走了之,白痴。
源頭活水 | 留言:0 | 引用:0 |
<<狼与鹰 3 末路狂花 | 主页 | 狼与鹰 1 拭剑>>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