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狼与鹰 3 末路狂花

Chapter 3. 末路狂花
“让……”等待了一会见对方毫无反应,阿克塞尔将自己的头从一本在他看来枯燥乏味又不甚冗长的书上抬起,看见自己的臣下正手持羽毛笔发呆,笔尖所触羊皮纸已经被墨水洇湿了一小片。
“让……我说让·埃普里格兹!”
提高的音量终于令对方回过神来,阿克塞尔很得意地看着对方一瞬间的呆滞。
“您在呼唤我吗?陛下。”
阿克塞尔将双脚翘在桌沿上,然后双手抱头为自己摆了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造型:“你要是能找出第二个叫让·埃普里格兹的那我就是在叫他。”
“请问您叫我有什么事呢,陛下?”
“没事,看你一直在发呆觉得挺辛苦的就提醒你休息一下。”
“陛下您就不要拿臣开玩笑了。”

假装严肃的让站起身然后开始整理桌上被堆积的小有规模的资料,阿克塞尔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忙碌的双手。
“那是什么?”
“嗯?”
让的目光追随着王的视线一路游移至自己的手腕,那里安静地躺着一串檀木手链。
“回陛下,这是护身符。”
“埃普里格兹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在我不想听你叫我陛下的时候叫我陛下,否则我就让你一辈子也叫不了陛下。现在,把那玩意拿过来让我瞧瞧。”
偏着脑袋看起来有些犹豫的让看起来很茫然,但还是快步走向了自己的主人:“这是护身符,听说是用来祈福平安的东西,可以给佩戴者带来好运。”
“我之前从没见过这玩意。”弯下腰仔细盯着对方腕上之物的阿克塞尔如此说到,然后抽着鼻子嗅了嗅,“好香。”
“檀木自身会散发香气,所以用它制成的工艺品也带有味道。”
“把它给我。”恢复坐姿翘着二郎腿的阿克塞尔说,脸上写满了理所当然。
“……只不过是庶民的小玩意,您何必……”
“我说了把它给我。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管他是什么,你都应该协助我然后替我弄到手,这是你的义务不是吗?”
“可是……”
“说是庶民的玩意,那么身为宗室贵族的你又为什么会拥有呢?就算是你,家里的地下室也应该有比这更尊贵的东西可以佩戴吧。你难道不应该讨我的欢心吗?我可是你的主子啊?”
有生以来首次,让是如此觉得眼前的小鬼简直不可理喻。若不是头顶皇冠,他真想把他压在哪个角落好好地教训一顿。看看希林的德行就知道他教育不了小孩,虽说是很具备王者霸气但却一点不具备谦逊的美德,布列斯尼特有这样的王真不知道是悲哀还是别的什么。
“怎么?不愿意?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宝物值得让你如此捍卫,哪怕是我的命令也不行。”
说罢,阿克塞尔就向前伸出手。可就在他刚触碰到手链的那一霎那,仿佛是想要逃离他的魔掌般,手链断开,檀香的珠子散落了一地。
看着哗啦啦散开的珠子阿克塞尔和让都是一愣,然后前者呃呃了两声立即为自己辩解:“我可什么都没做哦,我还没碰到他。你可是自己看到的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凝视着还挂在手腕上的珠线,让的脸色愈发阴郁。阿克塞尔只是直觉低气场开始逐渐蔓延,却不知对方担忧的原因根本不在自己。
断开了……不详的……
“陛下!埃普里格兹阁下!前方战场传来战讯!”
顾不得礼仪的传令兵带领着另一人走进帐篷,凌乱的发型、浑身的血迹、残破的战甲以及蹒跚的步履,这一切拼凑起来的是一个刚喋血沙场历经九死一生才得以苟活的将领:“突击小队被敌方截断与我方联系,后方步兵来不及支援!皮埃尔领队战死!”
让当然认识这个临时凑当前线传令兵的人,从学院毕业就一直跟随皮埃尔的他的亲信,两人总是如影随形。
让看了一眼呆立在原地的阿克塞尔,深深吸进一口气以稳定情绪,然后代替幼帝下达了命令。
“带他下去休息。通知重骑领队加速出击,步兵团放弃先锋转而协助重骑。由赞德区赶来的增援部队待命随时准备出击。”

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挥剑砍到迎面而来的敌人了,鲁尼尔的身上混杂着不知道是敌人还是同伴或者自己的鲜血早已黯淡凝结。突袭被包围,后援被截止,再加之皮埃尔的战死,种种状况相加无疑将这支敢死连队推上了最恶劣的境地。
但是还不能认输,此刻的心情已经不是为了扭转战局,而是作为任何生物只要活着就最起码的本能。
活下去,不想死。
不能死,为了母亲。
决不放弃,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绝对要争取。
比起做历史,更想做历史的见证人。那些在人们念念不忘的执着中而渐渐淡去的身影只要刻在丰碑上就好,自己更想以活生生的人存在去悼念他们而不是被悼念。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一四小队汇合!不要被敌人冲散!”鲁尼尔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意已经开始嘶哑,他更关注的是如何把兄弟们和自己平安地带回家去。
“二小队听令,分散冲击各个突破!”第二小队长的下令与鲁尼尔的决定几乎同时到达,两个队长的命令矛盾的令还生还者皆不知所措。
“索迪!”鲁尼尔怒火中烧,不仅为之前自己弟兄们的损失惨重更为友军中还有这样的蠢货而感到气愤,“二三小队合为一组!掩护一四小队,混在敌群中并保持距离,注意冷箭!”
“我才是二队队长!不要命令我!你想死就自己留在这里等那见鬼的支援吧,我要和我的弟兄们冲出去!”
由于一三队队长的战亡以及五队的全灭,领导权自然落在了仅存的二四队队长身上,但关键时刻的意见相左却令这个人数残存不多的轻骑连彻底陷入了僵局。
也许各个突破能增大存活的几率,但在敌众我寡还呈被包围趋势的情况下分开突破才更容易被各个击败。索迪·穆兰已经完全被恐惧和疲惫掳获了身心,绝望和对生的渴望令他的思考能力在急剧地下降。
眼看着索迪带领着小部分兄弟绝尘而去,鲁尼尔却连咒骂的时间都没有。没时间再关心他了,至少要把跟着自己的兄弟们带出去。
“大家听我说!增援部队一定会赶到!我们要相信陛下不会舍弃我们!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尽力拼杀!”
却是连鲁尼尔自己都不会相信的绝处逢生。

阿克塞尔站在让身后的帷幕后,他与他一同凝视着台下黑压压的从其他军区派遣来一个师的增援。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露面的时候,时机尚未成熟。
“诸位!要相信我们的军队有胜利之神的庇护!我们,是代表真实之王阿克塞尔·范德格拉赫特的部队,我们要向连神都为之遗弃,篡权夺位的希林德夫塔施予制裁!”
此刻的阿克塞尔按照计划从后台走上前台,并向台下的支持者挥手致意,顿时一片欢呼声响亮整个军区。
阿克塞尔举起手,刹那间整个军区一片寂静,大家都在兴奋与忐忑的情怀中等待着王的下令。九岁的幼童顿时显现出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果决:“——进军哈碧伊!”
随着阿克塞尔手臂的挥下,营区发出震天动地的迎合之声。
“哦哦——
“我们!是不败的军队!
“我们!注定会成功!
“为了布列斯尼特,为了我们的明天!现在!出发!”
源頭活水 | 留言:0 | 引用:0 |
<<睡眠不足是美容的天敌 | 主页 | 狼与鹰 2 惜别>>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