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索耶』海德与他愉快的伙伴……喂!

索耶2767年

我,海斯特德•冯•珀瑟伦,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好吧我知道我现在的门牙还缺着一颗,可是他丝毫阻碍不了我的灿烂不是吗。
今天是家庭教师来教学的日子,那个头发到脖子,一看就觉得营养不良虽然很温和但是太温和了的娘娘腔老师,哦,对不起我又忘了他的名字——谁让他起了那么难记的名字这不能怪我——今天又、要、来、了!拜托!我可不想一整天被压在这和他一起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就算我知晓了他们他们也绝对不认识我,更何况那些曲里拐弯的字母简直就是毛虫!
所以我在他快要来进行某种意义上对我的折磨前作出了一个胆大的决定,阳光帅气的我,门牙什么的就不要再提了,要逃跑啦!
既然决定了那就要赶紧行动,否则被捉住了留下来上课,然后回答不了上次布置的家庭作业今晚晚饭又没得吃,我总是想不起来要做家庭作……噢不,我是说理论课真得很枯燥乏味扼杀青少年的想象,对于我这样一个身为早晨八九点钟的朝阳的时段难道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只有一件吗?难道不是只要“玩”就好了吗?
首先要做的就是出逃,其实只要做好了这件之后随便怎样都行吧,正因为如此才不能马虎。我推开窗子然后一脚跨上窗台,几乎是与此同时,学习室的门被推开。
“海德少爷,请接老师……少爷!您在干什么!”
干!马顿你不要喊得那么大声好不好,要知道少爷我的神经很纤细的!我的左脚还没收回来,不要拽我!啊啊要掉下去了!
……你这没长大脑的白痴蠢材!
躺在地上的我愤恨地想到,幸亏只是二楼否则少爷我今天就要摔散架了!那样的话以后还怎么学习,瘫痪后我最爱的天文书也碰不成了吧!
要在老爹来之前逃走!
脑海里电光石火——哦这可真是个高深的词儿——一般闪现出这个想法,我立刻扭紧了身上的发条站起来跑向大门。
剩下的等我回来再说吧~反正今天是可以不用学习了。大不了被罚吃不了晚饭,但是要是被知道忘记上周布置的家庭作业那还不是一个下场。既然如此那我就痛痛快快地先玩他一场再说!去找狼师傅玩吧,顺便让他再教我几招。

“师傅不在,你改天再来吧。”
等等这个臭屁的小子是谁?这个长着雀斑和草一样头发的一脸自鸣得意的小鬼到底是谁!我来找我师傅关你什么事啊你做什么指手画脚?
但是我一直深刻地记着我是一个贵族,一个举手投足都散发出浓浓优雅气息的宗室贵族,我不能同此等庶民一般见识,否则被我那个凶死了的老爹知道了我又要没饭吃了。于是我脸上堆起自认为很优雅的笑,嗯,要是门牙不漏风就更完美了。
“请问,沃尔夫冈师傅去了哪里?今天之内有可能会来吗?要是等的话需要等多久?”
啧,我自己都要被我的礼貌打动了,完全忘记了缺着的门牙会使我笑起来真的有点傻。
“滚开,臭贵族。别在那假惺惺地笑。我看着就恶心。”
哦你好厉害居然看得出我在假……干!少爷我对你客气不要……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识场面?
但是我要忍耐:“抱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们这群贪得无厌的贵族,又来收地租的吧?我们家没有地!你到别家去!快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我向阿拉斯特发誓我要掐断这小子的脖子。
我想要像真正的贵族那样扔点什么东西用来向他挑战,但是摸遍全身上下我只有几个银币——扔了它们我就是傻子。好吧,只有这样了么,虽然这样做真的很不优雅。
“噗……!”
“哦你干什么你这贵族好恶心怎么吐人!”
“我这是向你挑战!像个男子汉一样堂堂正正地接受挑战吧!否则就收回刚才的话然后向我说对不起!”……再请我吃烤鸡!
“……第一次见你这么无耻的贵族!”
“来呀!我们打一架!看谁请谁吃烤鸡!”
“我会怕你这样的小花苞吗?做好准备请我吃烤全鸡吧你!”
因为是我提出的挑战,决斗地点自然由我选择。瓦伦溪就很不错,我一直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烧烤……我是说决斗。

我不得不承认阿修是个很有实力的男子汉(我们像真正的绅士那样,在打架……决斗前交换了彼此的名字),要是他脸上的雀斑再少一点头发再整齐一点他就会像我一样帅气了,当然啦我的意思是他现在也很帅气只是我更帅气。虽然他差点打败我但是还是有差点的“点”的差距呢嘛!于是我在用手背擦去鼻血(拜托谁来看看我的鼻梁骨他还好好地挺在那里吗,没有被阿修那小子怎么样吧不是我害怕可是真的好疼!)时,阿修在抚摸他的青眼窝。
我向阿修走去,他很明显地后退了一大步。虽然我很想嘲笑他但是如果我这么做了恐怕我的鼻梁骨真的要倒下了,所以我只是伸出了我的手。
阿修愣了一下,然后很自然地抓住了我的手……请你稍微轻一点好吗,我的手由于打了你的眼睛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喂。
自然这样的话我也说不出口。于是我很大度地笑了,阿修也跟着笑了。然后我们滚作一团开始打闹,注意不是打架。接着我们,好吧是我滚进了小溪。
虽然夏天淋点水没什么也不会感冒,但是前提是我得会游泳!对不起我不会!

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恍恍惚惚看见阿修低着头看我。喂喂你这家伙怎么哭了,不要这样好丢人的。等等你干吗让自己的头越来越低?喂喂你的嘴嘟成那样眼睛还闭着到底是想要干吗……?喂你要干……!
“唔!!”
我的意识完全恢复伴随着初吻的烟消云散。
“太好了海斯特德你没死!人工呼吸真的很管用!”
“干!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本来就没死好不!不要碰我我现在觉得很恶心!原来你有这方面的癖好的吗?!我真是看错你了!”
“矣海斯特德你在说什么我救了你不是吗你不感谢我还骂我?”
“哪有你这样的人工呼吸!你这纯粹只是接吻好吗?!”
“就算是接吻你也活了不是吗,那你还请我吃考鸡不?”
“请啦当然……等下我又没输为什么是我请客!不对重点是你吻了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啊啊!我还只是个小男孩呀!”
“你是男人吧,那就像一个男子汉那样堂堂正正地接受事实吧,不要像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
我向阿拉斯特发誓我绝对要掐断这小子的脖子!就现在!
“既然如此的话赔给你就好了嘛,”大概是看我脸色很差杀气很重,阿修咽了口吐沫说,“把我自己赔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我又不是娘们我要你的身体做什么么么么!再说了我还只是个小男孩!”
“我们做朋友就行了吧!”
……哈?这小子说啥?
“把我的一生一世都赔给你,做你的朋友,永远在你的身旁陪伴你,安慰你,守护你。这样……总行了吧?”
……你在脸红个什么劲啊!都说了我只是个小男孩!而且阿修你不要突然变风格我受不了真的!
“我可是第一次做这么亏本的买卖,你到底接受不?”
“可是我只是个小男孩呀。”
……噗,异口同声。阿修与我都为刚才的事情大笑了起来。糟糕眼泪要出来了,而且肚子好疼……朋友吗,还是一生一世的呢。听上去真不错不是吗?
“好吧,阿修。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来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
“我今天翘课了,你能回家替我挨打……没有晚饭……我是说求情吗?”
“不要。你去死。”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的吗?!我们的友情卑微的还不如一顿挨打……求情吗?我请你吃烤鸡!”
“我们的友情低廉到只是一顿烤鸡就可以换来了吗?海斯特德你给我去死吧。”
“求你了,再加一根卢旺香肠和一瓶牛奶!”
“……两根!”
“成交!”

我,海斯特德•冯•珀瑟伦,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结识了了一个比起我来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的帅气阳光的好小子阿修,我们现在是朋友啦(阿修你还给我我的初吻,我还只是小男孩呀)!
=================================================
我很喜欢这种文风最近(喂)!但是更多的时候只要一动笔就是很,好吧有点阴暗的笔调……我,正在努力地改变嘛TAT!
源頭活水 | 留言:0 | 引用:0 |
<<序章:彼端最初 | 主页 | 乔迁之喜>>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