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于是一不小心就有了后续

嗯,情缘宠物店2


路德维希最近在看一本书,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传说故事。这本书是王耀送给他的,王耀家有着五千年的文化,想必这种鬼神怪里的东西也不会少。路德维希本身对神话不感兴趣,对着黑铁十字发誓,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看在这个东方朋友温润的笑脸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嗯,其实他是个烂好人。想通这一点的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抽搐了。
书的名字叫《田螺姑娘》……喂请问是你们家那个可以用来炒着吃当下酒菜的田螺吗?昨晚你还请我们吃炒田螺呢今天就给我这样的书,会不会有点太惊悚了你?!
前面已经说过,路德维希是一个可以对着黑鹰发誓的坚定的无神论者……黑鹰黑铁十字什么的没差吧,反正都是黑的而且都是他们家的。所以刚才那个念头也只是在路德维希的脑海里电光时候般地闪过,随即便不见了身影,按了一下自己的胃的路德维希翻开书开始阅读。
“从前,有个孤苦伶仃的青年农民,靠给地主种田为生,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动。一天,他在田里捡到一只特别大的田螺,心里很惊奇,也很高兴,把它带回家,放在水缸里,精心用水养着。”
你确定他养着它不是为了吃?
“有一天,那个农民照例早上去地里劳动,回家却见到灶上有香喷喷的米饭,橱房里有美味可口的鱼肉蔬菜,茶壶里有烧开的热水,第二天回来又是这样。两天,三天……天天如此,那个农民决定要把事情弄清楚,第二天鸡叫头遍,他像以往一样,扛着锄头下田去劳动,天一亮他就匆匆赶回家,想看一看是哪一位好心人。他大老远就看到自家屋顶的烟囱已炊烟袅袅,他加快脚步,要亲眼看一下究竟是谁在烧火煮饭。可是当他蹑手蹑脚,贴近门缝往里看时,家里毫无动静,走进门,只见桌上饭菜飘香,灶中火仍在烧着,水在锅里沸腾,还没来得及舀起,只是热心的烧饭人不见了。”
喂其实这是灵异小说?或者侦探向?
“一天又过去。那个农民工作了一天后天没黑就往家里赶。家里的炊烟还未升起,农民悄悄靠近篱笆墙,躲在暗处,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屋里的一切。不一会儿,他终于看到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从水缸里缓缓走出,身上的衣裳并没有因水而有稍微的湿润。这姑娘移步到了灶前,就开始烧火做菜煮饭。”
保姆,哦不,女仆?!
“年轻人看得真真切切,连忙飞快地跑进门,走到水缸边,一看,自己捡回的大田螺只剩下个空壳。他惊奇地拿着空壳看了又看,然后走到灶前,向正在烧火煮饭的年轻姑娘说道:“请问这位姑娘,您从什么地方来?为什么要帮我烧饭?”姑娘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大吃一惊,又听他盘问自己的来历,便不知如何是好。年轻姑娘想回到水缸中,却被挡住了去路。青年农民一再追问,年轻姑娘没有办法,只得把实情告诉了他,她就是田螺姑娘。”
小伙子你太执着了吧,按照王耀家的“惯例”那成精的可都是修炼了千把万年的妖怪啊,你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
“青年非常喜欢田螺姑娘,后来他们就结了婚。”
……搞半天这是爱情故事?!不等等重点不是这个,怎么突然就发展神速回了老家?你最开始明明只是把人家当储备粮的吧喂!
凡事都很认真仔细的路德维希刚要下定义,突然看见文章最低下的一行小字,苍劲有力的篆书的确是出自哪个纤细的王耀之手。
“这篇故事说明了,共产事业的江山无限好,无产阶级必定翻身做主人。”
……对不起我不该看你的注释,嗯。这只是个朴实的农村小伙与美丽的田螺姑娘超越种族的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就是这样。
放下故事书的路德维希看了一眼电脑下方的电子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他站起身然后脱下白大褂,换回西装走出了办公室。
回家的路上路德维希给自己买了一块黑面包和一挂香肠,给基尔伯特的是刚上市的新鲜的胡萝卜。家里冰箱里还有喝剩的啤酒,也有生菜。这样就是一顿简易的晚餐了。这么想着的路德维希已经走到了自己门口,在开门的瞬间莫名地想起了之前的那个传说。
喂喂想想你的黑烟,你可是个无神论者……
等等黑烟?!
手依旧保持着开门姿势的路德维希愣住了,他看着一股浓浓的黑烟从自家向外冒泄。
三步并两步的路德维希快速冲进了房子,进去后发现情况并没有自己想象的严重。黑烟的来源是厨房,没有明火的样子。
正思索着是否要给消防队打个电话CALL一下,路德维希看见从黑烟中连滚带爬地窜出一个雪白,好吧,由于沾染上了某种物质而不再那么雪白的基尔伯特。
“咳咳咳咳咳……”基尔伯特揉着自己的眼睛,那原本就鲜红的眼睛看上去颜色更加深邃。
……这回是兔子姑娘吗?
基尔伯特抬头,猛地发现门口站着的路德维希。小家伙立即扭过脸伸出自己的小脚在地上蹭蹭蹭。
“你、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
“那,你是要吃饭、洗澡还是本大爷?”眼看路德维希脸上乌云密布地将要下出雨,基尔伯特立即拿出今天趁路德维希上班时看主妇剧场学到的杀手锏,电视上那个长得并不怎么漂亮的女性对着丈夫这么一说,再生气的丈夫都是会变得很开心的。基尔伯特自认为自己还是长得很帅气的,连小鸟都比不过,所以他决定照葫芦画瓢。
“……比起那些,我只想让你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谁让你这么久不回来啊,本大爷一个人在家里好无聊!等你等得都快饿死了!本大爷就想搞点什么给自己吃。”
搞点什么给自己吃?我怎么看你都要把厨房给炸掉了……?
扶着额头的路德维希满身无力感,但是面对着基尔兔子嘟着的脸他就死活也生气不起来。
“我下次会按时回家,冰箱里有胡萝卜,你可以自己拿来吃。”
“你以为本大爷是什么!兔子吗?本大爷可是帅的像小鸟一样的雪兔,怎么能吃庶民兔吃的胡萝卜!”
……雪兔不也是兔子的一种吗,而且帅的像小鸟一样的兔子究竟有多么诡异!
“那你想吃点什么?”比起这个,我更应该先去料理一下厨房吧,但是为什么就是拿这软绵绵的脸没有办法?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的路德维希收回想要捏基尔伯特脸的手。
“本大爷要吃香肠!要喝啤酒!”
……你不是兔子吗?!

“早……”推门而入的是阿尔,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精神很不好。
“早,”路德维希生机勃勃(?)地打了个招呼,然后示意阿尔做到自己面前的椅子上,“没睡好吗,都有黑眼圈了。”
阿尔递上申请研究的报告,意外地很消沉。
“我只是……昨天吃到了很不好的东西。”
“什么……?”
“你知不知道!”猛地拍桌子站起来的阿尔恢复了神勇,他如同开启了机关枪一般一刻不停地喷射着内心的喜悦。
“我见到托尼了!”
“……啥。”
“托尼!!托尼昨天晚上到我家给我做饭了!做的是石头饼干!你想想,当你拖着疲倦的身躯忙了一天回到冷冰冰的房子的时候,就算你是HERO也是会很绝望的。而这个时候有着一位穿着围裙的大眼睛朋友已经为你做好了晚餐,你将是多么的幸福!”
不我说……被阿尔气势惊吓到的路德维希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穿着围裙的外星人怎么想都太恐怖了吧。另外石头饼干是什么,外星人吃那玩意?
“HERO感动的都要哭了啊!但是因为我是HERO,所以绝对不会把好东西藏着不给朋友分享,你看我今天带来了不少呢!”
阿尔将一个袋子放在路德维希的办公桌上,袋子里发出小石块一般沉闷的声音。
……到底是石头饼干还是石头啊,我听见我的桌子在哭呀,这算什么,桌子鸣泣之时?!
路德维希咽了一口唾液,然后轻轻地拉开袋子封口的绳子,有那么一瞬间,路德维希确信自己看到了尖叫着的骷髅头袅袅上升。
“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一袋子马赛克吗,你究竟是怎么吃下去的啊!”
“你说什么呢,的确有点硬,但是可是托尼做的啊,我可是连睡着都在吃啊。”
你只是在吃的时候昏倒了吧你这个KY!
路德维希厌恶地捡起一块马赛克,对不起,是饼干,然后立即扔回袋子里:“……你确定这个是外……托尼做的,而不是你家的……亚瑟?”
“亚瑟?为什么会是亚瑟?他小的连煤气都够不到哎。HERO我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都是给他吃的汉堡包。”
这和汉堡什么关系?!
“不……”左手按着胃部的路德维希递过一本书,“你看看这个,王耀给我的。”
快速地浏览了一遍《田螺姑娘》的阿尔谈起他那闪着智慧光芒的眼睛,那宝石蓝如同钻石一般闪耀着迷人光彩。他清了一下嗓子,然后很严肃地说。
“……你是说我们会和兔子结婚?”
结你妹呀!
路德维希欲哭无泪,恰在此时电话铃响起,想着不管做什么都好只要转移我的注意力就好了求你吧的路德维希仿佛捉到了救命稻草,立即拿起听筒喂喂了两声。
“喂,是我阿鲁~我是来问问宠物状况的~我联系不到阿尔,你那边情况如何阿鲁~?”
好极了,我买到了一只做饭会烧厨房的兔子,阿尔的则是生化武器宠物形态。
路德维希含糊道:“……还好吧。”
“对了忘了给你们说,兔子是很娇贵的生物阿鲁,所以不能给他们乱吃东西哦阿鲁~”
“什么……?”
“你们家的基尔兔,除了O原兴发的纯天然土鸡和爽歪歪之外别的不能给他吃哟阿鲁,阿尔加的亚瑟兔则是毅力纯牛奶和福X多番茄牛腩面,只能是番茄牛腩,红烧牛肉都不可以的阿鲁。”
槽点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路德维希愣住了,同时阿尔将自己的耳朵也凑了过来。
“……吃了其他的,会怎么样?”
“会发生很糟糕的事情阿鲁。”电话那头王耀的停顿不禁牵扯住了二者的心。
“如果你们给他们吃了其他的东西,那就会……伊万你不许欺负滚滚阿鲁!”
“喂喂,王耀?就会怎样?你说清楚点,喂……?”
“对不起阿鲁,滚滚被伊万咬哭了阿鲁,我要去看看……下次在聊吧就这样阿鲁,再见!”
紧接着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和一片忙音。
……“喂!”

自从听了王耀的话便忐忑不安的路德维希在自己门口停住了,今天他请了假,很早便回到了住所。阿尔也是一样。
究竟会……怎样的糟糕法呢?厨房被……炸掉?连同卧室?
犹豫了许久的路德维希终究是打开了家门,只是家中并没有什么变化,房子没被炸掉,房款依旧要还,厨房也没有飘出滚滚黑烟。只有客厅时不时传出一阵爆笑。
看来是没什么了,如此想着的路德维希开始脱鞋:“我回来了。”
“进球!耶!”
在看什么呢,有点好奇的路德维希松了松领带,然后在看到沙发上生物的同时震惊到公文包掉落在地上也不自知。
“你……你……?!”
基尔伯特歪着脑袋,头上的长耳朵随着他的东西扑拉下来:“怎么了?”
“你怎么……”看着这个坐在沙发上人类状态的基尔伯特,只有耳朵还保留了兔子的特征,“……变成人了?!”
“哦,你说这个啊,本大爷也不知道。”
突然想起王耀说的,“吃了其他的东西就糟糕了”的话,路德维希心中一沉。
“你……吃了什么吗?”
路德维希的目光下落,看到桌子上赫然摆着一包被拆封的慕尼黑啤酒香肠。
“哦!说到这!”基尔伯特一个鲤鱼打挺,站在沙发上。从路德维希的角度恰好看见他屁股上的小短尾巴白绒绒。
“你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也不拿出来,害的本大爷还要自己找。”拉过一根香肠扔进嘴里,然后又灌了一大口啤酒的基尔伯特长出一口气“哈爽~~~~~~快来韦斯特与本大爷,一起喝酒!”
……谁是韦斯特?!
镇静下来的路德维希决定给阿尔打个电话,问问他那边的情况如何。接电话的却不是本人,声音倒也不陌生。
“喂,你要找汉堡白痴的话,他在厨房吃我做的司康饼呢。”
“托尼……?”
“什么托你托我的,我是亚瑟!”
“……再见。”
立即放下听筒的路德维希当机立断给王耀家拨了个电话,居然也不是本人。
“您好,找小耀的话,他不在哦~”
“……他去哪了?”
“床上~”
路德维希还没反应过来,现在的时间并不是睡觉的点。
“他怎么了?生病?”
“没有哦,他只是一不小心给一只可爱的小熊宝宝喝了二锅头,但是契约规定只能给他喝伏特加,所以他现在在床上~~”
不不你稍等一下,我还没搞清楚关系呢?这么说王耀的熊也变成人了吗?看来吃了规定外的东西的结局就是变成人类?
“呃……那他现在……”
“路德维希先生,我们要睡觉了~~请你下次再来打搅好吗KORUKORU~”
……所以说那个KORUKORU究竟是什么,先前我就很在意了!
“就是这个样子KORUKORU,再见吧~”
路德维希举着忙音的电话有点发呆,身后则是看着世界杯正在高声大唱“狗狗狗,啊肋哦肋哦肋!”的基尔伯特。
“韦斯特你还在干什么?快点来喝酒!”扭过头的基尔比特不满到耳朵都直立了起来,“本大爷可是很少邀请人类一起喝酒的哦哼!”
……算了其实这样也不错。
放下电话的路德维希皱着眉头笑了,起码自己家的这只不会做出马赛克让自己吃。
“好的我这就来。”
碎筆 | 留言:0 | 引用:0 |
<<一年一次的庆典 | 主页 | 所谓的离别就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见>>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