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实在是憋不出题目了

又见DM同人,我最早明明喜欢的是PM呀呀呀呀QAQ!总之……嗯先拿来奥拉的(人设?)图……反正是我拿所以没问题吧(你去死)。chinas-.jpg
嗯,最左边的就是大小姐(为毛觉得长相最可爱……?!我是说目前的三位小姐相比……),于是点开看文。
某种意义上DT的同人,实际上是P啥啥的?算了管他……嗯砚惜成功被塑造为笔下最小姐的角色目前没有之一。但是人家傲娇来着所以没问题吧(你什么思路)
====================================
“监测到野生一号。”
朦胧的夜色中降下了薄薄的雾霭,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得愈加浓密。路上的行人仅仅是行色匆匆地各行其事,少数注意到的路人也只是快步避开这莫名的浓雾。
“野生一号实体化完毕,请求指示。”
但若侧耳倾听,却是能隐约听见雾内的嘈杂之声。
“Card Slash,海神盾。”
腾空而起的巨大水幕与飞射而来的火焰正面冲突,并成功地阻碍了其继续前进。满腹挫败感的暴龙兽怒吼一声继续喷出超级火焰,火的必杀与水的帘幕不断相撞激起了铺天盖地的蒸气。
“哼~笨蛋。Card Slash,超高速组件B~”
介于海神盾与少女之间的数码兽以肉眼几乎捕捉不能的速度绕过水幕冲了出去,正面瞄准了暴龙兽的背后。
“Card Slash,暗骑兽,黑暗十字斩!”
神圣棍划出血色的十字,被击中要害的暴龙兽在剧烈地抽搐后化作红色的资料飞散于天际,包裹着众人兽的浓稠雾气也随之散去。
少女蹦蹦跳跳地踩着水洼来到了自己的搭档身旁,那里半空中的天使兽正在下载刚才被自己击败的暴龙兽的资料。
“砚惜,”天使兽用稍嫌冷淡却好听的声音说到,“赢了。”
“嗯啊~那是自然的嘛~因为是你和我,是我们啊。”宋砚惜摘下透明的可视眼镜,把它别在自己的领口,“这次的组合觉得如何?与上次的相比呢?”
“还好,我会因为对手的不同而有相异的感受,而不是卡片本身。”
“真是的难得人家特意搭配不同的营养套餐给你你却这么说实在是太过分啦!那从今往后就只给你用辅助组件好了哼!”
看到宋砚惜撅起的嘴,天使兽只是笑笑然后抱住她:“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却换来大小姐的娇首一甩:“哼。”
“野生一号反应消失,确认被消灭。”

柔软的床上平铺这几乎占据了整张床铺的卡片,拥有者正趴在那里一张张地检阅它们。
“唔这张还没用过哦,下次就试试看好了?”宋砚溪用纤纤细指夹起的卡片上有着一条蓝色的人鱼。
占据着她头顶的巴达兽则用耳翅拍了一下另一旁的卡片:“左边的卡片都没用过,要试一下吗?”
“花仙…维京毛人……钢铁海龙……呃巫师与狙击好了?我有一个有趣的方案哦~”
一个翻身倒在床上的宋砚惜全然不顾身下被压的卡片,努了努嘴适宜巴达兽:“把牛奶给我……算了你先喝好了我还是先去洗澡吧。”
目送着少女走出卧室,巴达兽在啜饮了一口牛奶后啧了一下嘴,然后给另一杯牛奶又添加了一勺蜂蜜。饮用完毕自己的那份后,巴达兽开始无所事事地随意搭配卡片,并将未使用过的挑出来以供搭档选择。
视线落在电脑上,迟疑了一下的巴达兽飞到了课桌上随即放下卡片,然后端详着面前的无生命机体——却是最初孕育自己生命的地方。

巴达兽知道自己身处一片混沌之中,在这一片睁不开眼的地方唯有自己的心跳听的清晰。以及,另外一个声音,从有感受起就一直环绕着自己的声音。
“快点出来吧,我等着你。”
是比心跳更真切的存在。
终于到了第一缕光线的射入眼帘,却在寻找那比光明更温暖的存在。看到了,那个短发的孩子,正在笑盈盈地注视着自己。
“请多多指教。”
随着规划好的线路之一顺利地进化到了成长期,与日俱增的不仅有喜悦更有焦虑。什么时候你不再以一个游戏,而是真实的生命体来对待我呢?请再多关注一点,即便是这样的我也是有着存在感,希望被你所注视的。
接下来的某一天,自己却赫然发现游戏被重新启动后屏幕彼方的不再是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另一个人类的孩子。他在使用自己搭档的软件来操纵自己。为什么?难道是自己不再受宠爱已经过时、自己已经被抛弃了吗?
巴达兽只记得自己在浑噩中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最终得以进化。接下来的记忆已经很紊乱,只是依稀记得眼前的物体全部扭曲以及耳边终于想起了那个期待已久的声音。
“回来吧,TEN。”
灰色的光包围住了自己,再次睁眼已是在少女柔软的怀抱。
少女说。
“那个,初次见面。我是砚惜,宋砚惜。”
是的我记得。

终于回过神的巴达兽猛然注意到身后床边翘着二郎腿喝着蜂蜜牛奶的宋砚惜,看样子对方已经坐在那里了好久。
“呦,哦该利,TEN 酱。”宋砚惜举了一下杯子仰头将牛奶一饮而尽,“想什么呢?”
“回想起了我们的相遇。”巴达兽飞到了宋砚惜的膝头,为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下。
明显表情停顿了一下的宋砚惜紧接着单独翘着一边嘴角以宣泄自己的不满。
“哼,相遇……”

中一时以作文竞赛二等奖得出呢估计换来了老爸出差日本带回的礼物,说是在那边现在挺流行的游戏,还附赠了一堆原版卡片。虽然宋砚惜一边表示感谢一边小声抱怨自己根本不玩游戏又看不懂日文送这还不如送特色小吃或衣服来的实惠,却还是立即拆开包装三下五除二地安在了电脑上,然后在看到日语版的欢迎界面后又立即甩手走人。
“人家看不懂日语了啦!”
“惜儿,你把中文参照掉在走廊了哦。”
“……我最讨厌看说明书!”
结果还是老老实实按着说明一步步地走到了数码兽的成长期。抱怨的从来都只有嘴巴而已。
之后偶然的一次当机,宋砚惜当机立断地赏了主机一个巴掌然后提着包就冲出门飙车赶上早自习,傍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就看到了烧毁自己大脑理智之弦的火焰。
错误进化的天使兽,堕落成了比恶魔更可恶的存在。
“你干什么!说过 多少次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别人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地听?!”
将表弟赶出卧室后,宋砚惜只是对着结果又急又气,却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只要毫无成效地一张张抽换卡片。错误的做法自然换不来正确的结局,已经完全放弃了的宋砚惜倒在椅子上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烦死了烦死了!都说了这是我的东西怎么能被别人随便碰?你就应该在我的掌握下一步步进化才对!你是我的数码兽吧,既然如此那就只听我的啊!喂你回来,你给我回来啊!没有你我已经不习惯了嘛!”
蓝色的光芒填充了整个房间,被光吸引着的宋砚惜坐直了身体。
在桌子上,凌乱摊摆着的一堆卡片中有那么一张纯蓝色的卡,在这之前宋砚惜则是对它完全没有记忆。
茫然地拣出蓝卡,那是张什么标注都没有的奇怪卡片,侧光的话却能看见一个大写的D中探出半截身子的数码兽。
数码……兽。
在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宋砚惜决定遵从自己的本能,刷一下吧,对,就这么办。

Card Slash,蓝卡。

光芒散后,躺在怀中的是自己做梦也希望他实体化的天使兽。
我的。数码兽。
我的搭档。

“啊哈哈哈我可一点也不觉得那相遇是多么的美好!林翊那小子又碰我电脑下次再我绝对把他压床上狠狠地打一顿屁股!”
从鼻腔里轻盈地哼了一声的宋砚惜别过头去,一边赌气地的不看巴达兽的眼,一边默认着自己搭档掩嘴的轻笑。
“结果最后还不是为自己的乱发脾气向林翊道了歉。”
“闭嘴啦!”
碎筆 | 留言:2 | 引用:0 |
<<更新……你相信吗? | 主页 | 神啊请给我一个外连相册,不挂的>>

留言

拿旧文混更新的家伙。(盯)
2010-03-26 Fri 07:10 | URL | 雨 [ 编辑 ]
这种小事,就不要介意了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0-03-27 Sat 12:20 | URL | 牛赛克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