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更新……你相信吗?

这是旧文,阿妹你快来看,我又用旧文糊弄人了~\(≧▽≦)/~啦啦啦(自重)。最近身心疲惫,实习什么的……哦靠好想真的当NEET……不过更想做人妻(喂)扭脸……辽原行歌在脑子里酝酿越久就越少女,MOSA短信明确指出,脑补无错,但是DO是少年向……另外突然开始喜欢阿祯了怎么办?!暮笙是有CP的呀呀呀QAQ……!DR……?那是什么!我只想看沐霖的裸……!以下,上文。
========================================
《学汉语,得永生》
在世界文化融合发展的今天,汉语成为了继英语之后第二大炙手可热的外语。

APH综合学校汉语言文学推广班。

王耀老师今天也一如既往精神抖擞地夹着教案踏在上课铃的最后一声响上步入了教室,他那被关门时带起的风稍稍卷起的衣角还未落下,本人就已经在讲桌前面向学生们站定,面带微笑。
“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阿鲁,你们吃了吗阿鲁?”王耀老师放下教案的同时说,由于某个特殊时期遗留下来的问候语仿佛成了表示友好的口头禅,甚至享誉国外。
“老——师——好——我们吃很饱。”
“请坐。”
王耀无视台下的一阵稀稀拉拉桌椅移动,丝毫不受干扰地转身在黑板上以正楷体书写下“中国特色动物”几个大字后,开口道:“今天验收上周布置的课题阿鲁,大家都准备好了吗阿鲁?不过再开始之前,我们要对前天的……”
与此同时,举起一只手,哦不,是一根水管。王耀抬眼扫了一下这个总是坐在第一排并且笑眯眯的男子,点了一下头说:“前天就是昨天的昨天阿鲁,后天就是明天的明天,不要问为什么这是规定阿鲁。”
“……所以我们现在先对昨天的昨天的作业进行一下讲评阿鲁。”抽出讲桌上一叠作业本中的其中两本,王耀大致翻了一下便抬起头问,“有哪位同学愿意……”
话还未说完,第一排的水管又在他意料之中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了起来。
“好,”王耀走下讲台并递给对方其中一本作业,后者在看到本子上的名字时明显笑容阴暗了许多。
“那么就请伊万同学来读一下自、己、的作业。”特意加重了语气的词汇立即使众人明白了伊万满面笑容(?)的真正原因。“可以开始了。只读错的就好阿鲁。”
伊万快速地浏览了一下作业本,然后用自己特有的童音清声朗读:“造句,况且:一列火车经过,况且况且况且。”
坐在后排的阿尔弗雷德顿时发出一阵响亮的大笑,同时还夹杂着可疑的咀嚼声。
“本HERO都造不出如此形象的句子!比真火车还真!”阿尔丝毫不顾忌全班静的可怕的气氛以及伊万那周身似乎开始紫气腾绕的气场。
“请坐阿鲁。记住况且是连词不是拟声词——虽然真的很形象阿鲁。”王耀打破沉寂,接着快步走向同时把嘴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的阿尔,却把本子递给坐在他邻桌的亚瑟面前,“我认为开放的美式教育让阿尔同学没有更多的精力来读自己的作业,就让我们请亚瑟同学来代替他读一下好吗阿鲁?”
接过本子的同时松了一下领结的亚瑟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谁要啊”却还是老老实实地站起来,在看到姓名那里的“HE★RO”以及一个抽象的汉堡后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照例造句,例:你(唱歌),我(跳舞)。答……”顿了顿的亚瑟淡定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你(好吗),我(很好)。”
“嗯嗯继续阿鲁。”眯着眼睛的王耀催促道。
“造句,先……再……:先生,再见!= =|||”
“很好阿鲁,还有呢?”
盯着作业本的亚瑟“呃呃”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呃”之后的内容,反而脸上憋出了可疑的红晕。看他如此辛苦,实在忍不住了的王耀代替说:“造句,青翠欲滴:亚瑟的眼睛青翠欲滴。”并难得的没有加上口癖。
沉默了片刻之后,亚瑟理所当然并不负众望地“你才青翠欲滴,你们全家都欲滴!”的傲娇模式全开,背景则是兜着手眯着眼进入看戏模式的王耀。
“总之,”重新站回讲台的王耀扔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总结,双手按在讲台上的姿势像极了他家一位天天上电视给全民讲课的知名教授,“阿尔同学你回家再好好研究一下汉语语法与词语造句阿鲁,我建议你买本新课标小学生语文,别买高了就买一年级,人教版的阿鲁。”
“老师,”阿尔举手站起身,嘴角还沾着少许沙拉和芝麻,但尽管如此他还是用无比严肃的神态字正腔圆地说:“有没有山寨版?听说这个版本的东西都便宜,最近金融危机……”
“没有阿鲁!开始上课!”
台下则是无论如何总是笑得很灿烂的伊万。

露面桃花依旧,只不过地点发生了转变。面对着四周全是满格的书架的王耀,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在自己最偏爱的书房里度日年。
他有些不耐烦地指着试卷,颇带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你只是看着我的脸笑有什么用阿鲁?我的脸上有答案吗阿鲁?还是说你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我想想哦,小耀老师,”听到诘问的伊万微微扬起脸,真的摆出认真思考的样子,“啊,有了……”然后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

“……所以熊猫又被称为活化石。”罗德里赫在讲台上展示着自己的课题,带着怎么看都是舍我其谁的表情。在他的身后,黑板上“中国特色动物”的标题之下已经被粘贴了其他几幅课题展示图,有金丝猴和龙(底下画了一个叉)。罗德里赫将自己的课题也贴在黑板上,然后走下台去与伊万的长围巾擦肩而过的时候不觉察地皱了一下眉头。
伊万在讲桌前站定,他身侧的王耀鼓励般地说:“可以开始了阿鲁。”
“河蟹。”(“阿鲁?”)伊万展开手中的画,画中身上带有奇特花纹的螃蟹高举蟹钳,底下配字为“人类们听着,地球是全体河蟹的,不是你们人类的!”。
“据资料显示,这是源自中国的一种新型物种,起源地被普遍认为是网络之海,但近期有扩张活动领域的倾向。生性好斗且凶残,同时也极度热爱和睦的生活环境。动物界十足目爬行亚目节肢动物门甲壳纲,以消音为食,所以也被称为E时代的清道夫……”
“我说……”已经完全呈扶额状态的王耀发现再这么继续下去绝对折寿,自己这把老骨头可能就难以捱过下一个5000年了,“你在哪里找到的资料阿鲁?”
“上谷百,知天下。”
“……我看你还是和我单独进行课外学习吧阿鲁。”

“就是这个样子的呢,小耀老师~”回想完毕的伊万脸上带着满足的笑,虽然这在王耀看来好像与平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让自己觉得更乏力。
“算了吧阿鲁,根本就是白费时间。我们来看下一题。”
『词语解释,飞毛腿:一切会飞的动物的腿上的毛的简称。』
王耀深呼气了一口气,极力稳定自己的情绪,殊不知额上的十字路口依旧暴露了他的真实内心。
“下、下一个阿鲁。”
『形近字,请区分“曰同囧田日回”,找出其中一个与其他不同的字,并说明理由。』
“阿鲁?这道题不会做吗?”见王耀发问,伊万立即凑过去,他看到对方的纤纤细手点指在题目上。
“不会哦,小耀老师^0^”
“可是很简单啊阿鲁?你认为有哪个与其他的不一样?”
“他们没有一个一样,老师^ ^”
仔细一想觉得对方说的的确有道理的王耀试着换另一种解释:“……好吧阿鲁,给你提示,你看哪个具有其他的字没有的广义?用他能表达出超出一个字含义的意义?”
“日 ^ ^”
“囧。”
双手各扯着伊万围巾一头,王耀腿呈马步一脚跨在凳子上气势万千,“说过多少次不要学那种没意义的东西阿鲁你怎么就是不听阿鲁?!不许笑了严肃点不许叫我小耀……”
“大哥,我要回家吃饭~叫我回家吃饭~”
恰巧响起来的电话铃无疑救了伊万一命,虽然当事人看起来好像根本不在乎,只是不知道他那能发出特殊音效的笑配合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病娇还是只是脑供血不足。目送着比欢乐的铃声更欢乐的王耀跳跃着(还不忘抛下一句“伊万你给我好好做题阿鲁”)去隔壁接电话,就算脑缺氧也知道是谁打来的而且还占用自己与小耀单独相处的时间真是讨厌,如此想着的伊万手中不自觉地加重了握着水管的力道。
“喂喂港仔吗~?我是大哥阿鲁~”春光满面的王耀一手抄着对话筒一手拉着电话线,翘着的兰花指以及由于兴奋而微微前倾的身体都让趴在门口的伊万又笑容可掬地降低了自己周围的气压。
“生日什么的,随便过过就可以了嘛阿鲁。那你就和小澳一起回来吧,不用送什么礼物了哦明天只要你们都回来就好了阿鲁~!其实我一直很想要迪士尼的门票阿鲁。另外大哥我会准备好吃的~对了湾湾呢?”
换了一个姿势的王耀用眼角瞄到什么长条棉物的一角飘过,在听到关门和远去的脚步声才领悟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伊万你个熊!题还没做完不许走阿鲁!”也不管听筒另一头被高分贝吹起发梢却依旧淡定的自己的弟弟。
终于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的王耀不满地嘟着嘴:“宫保鸡丁……伊万你死定了阿鲁……水晶肘子……居然敢落跑……烤鸭……收假后上课给你好看阿鲁!”
一屁股坐在桌子旁的王耀顺手拿过之前的卷子与毛笔,准备看看伊万的中文究竟差到何种地步好让自己开开眼的同时也消消气。
『十三、根据所给提示填空,补完本题。
JIONGJIONG(囧囧)有神。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西天)。
(攻德无量),万寿(被画叉,并在上面补写出‘受’)无疆。

附加题,一、请写出至少五种你所认为能代表中国或者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
答:GITTY、锅、名叫绿坝的风纪委员小姑娘(←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很眼熟)、滚滚、马勒戈壁』
看到此的王耀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掌控自己的面部神经了,只好把所有的感慨统统化作一个囧以及满脸的黑线。
『二、请用三个字的词组或语句来表述你对某人的感情。
见窗外。』
“哈?见、窗外?这是什么阿鲁?”
与内心的疑问同时响起的还有闷闷的爆破声,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王耀看到窗外的夜空绽放出的美丽烟花。
王耀有些茫然地走近窗口,被夜渲染为深色的星空早已被万紫千红的烟花灼亮,折射到他脸上是那些遥远到几十亿光年的恒星永远给予不了的光明与温度。低头向下,看到院子里站着微笑的伊万和他早已准备好的横幅。
“(提前)祝小耀(明天)60周岁生日快乐!”
“鲁…阿鲁……”立即被所见所景感触到了的王耀红潮返上面颊,眼里也好像有了些什么晶莹剔透的液体物质,“…你…果然没有忘…”
楼下的伊万又有什么动作了,王耀很自然地将自己的目光追随过去。只见对方从身后掏出一张牌子,上面白字黑字写的真切。
“答案:草泥马。”
……在瞬间的沉默之后王耀的脸色用光都自叹弗如的速度变成了黑色,脸上的十字路口也不断地增加中。
“小耀小耀你看我的答案对吗?你们家的语言真的很难……”
嗙的一声彻底结束了伊万的发言,一口中华锅以长相守到白头的姿态胶着在男子的脸上。
“!我们家非法定假日不许放烟火!”
源頭活水 | 留言:0 | 引用:0 |
<<……其实我只是二次修改 | 主页 | 实在是憋不出题目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