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SIDE A:(1)斑驳之影

数纪十一年。

莲见市。绮冬学园新生报名日。

沈书蕴一言不发地闷头走在提着大包小包并拖着一个旅行箱的父母身后,板着脸和他们保持了一定距离。直到前方的父母停下脚步,她才抬起头扫视了一眼门牌号,并跟随着父母踏入进去。
宿舍三人一间,是标准的“上床下桌”式,并配有阳台和盥洗室。总而言之条件还算良好。
环顾四周,床位只剩下并在一起的两张床的靠内一张。虽然更希望得到另一边单独的一张,但奈何已有人捷足先登,于是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走近即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走开别碍事,”沈父一把拽住女儿的胳膊并把她往自己身后拉,“你会吃。”
沈书蕴后退几步靠在桌子上,表情淡然却满眼厌恶地盯着自己的父母手脚利索地为自己整理内务并且打扫宿舍的卫生。
沈父看到事情已如自己预想的一般完成了许多,才开口对沈书蕴说:“桌子自己收拾,都多大的人了还整天让父母操心,我和你妈能跟你一辈子。”
“…嗯。”
“今晚回家不。”
“不回。住宿舍,习惯一下顺便早点认识舍友。”沈书蕴错开父亲直视自己的目光,“你们先回去吧。”
“跟人家处好关系,别以为是。多久回来一次。”
“看情况,本来就不近。”
“好好学习,不要光想着玩。笨的跟猪一样还不努力。”已经走到宿舍门口的沈父又回过头补充一句,“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不许关机。”
扭过头看着父亲的沈书蕴用余光看到了母亲的走近又正过头来,感觉到俯下身拥抱自己的母亲的体温明显身体一僵,但后者仍又用力地抱了抱自己:“你爸也是为你好。”

父母走出宿舍楼后,沈书蕴就一直在窗户旁边看着他们,直至两人的身影走入高大乔木投下的阴影,并隐入目光所及的最后一个拐角后才退下来转身坐在椅子上。转头望着自己整洁的床铺发呆,然后突然起身抓起枕头边狠狠地甩向房门。看着枕头砸到门并顺着它软绵绵地滑落,并没有立即去拾捡的念头。
“书蕴,还好吗?”
独处一人的宿舍突然传出并非自己的声音,但沈书蕴只是习惯般随口答道:“死不了。”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和你父母好好交流一下。这算什么啊,你可是他们的女儿。”声音再度响起,却依然找不到声源。
“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早就习惯了呢?”沈书蕴起身去捡枕头,“他们心里可是只有书择的。”
“可是他已经死了…这样未免…”
“闭嘴巴达兽。就算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不是哑巴。”
明显知道自己踩了对方雷区的巴达兽缄默下来,尴尬的气氛迅速在一人一兽之间蔓延。
站在门口的沈书蕴边拍枕头边问:“你等会想实体化①吃点什么吗?我和阿木有约哦。”然后走向自己的椅子,并用余光打量着隔壁的床位,“也许你想见见亚古兽?……哎~”然后用目标锁定的神态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桌子上的相架。

许星木放下可乐,看着从五分钟前就以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盯着自己眼前的圣代的沈书蕴。看见她手里虽然拿着勺子,但眉间微微隆起的“川”字任谁都不会认为她在进行美食的享受。神情严肃认真到仿佛摆在她面前的不是巧克力圣代而是哥德巴赫猜想。
“呵,”许星木终于忍不住“哧”地一下笑出声来,带着忍俊不禁的表情,“没关系的一杯而已。等会散散步就消化了,不会转化为脂肪堆积的。”
听到此话的沈书蕴一脸“我早想如此,可惜没人给予精神上的支持”的豁然开朗的表情,用洋溢着欢快的上升调音阶附和了一下许星木的建议,便毅然决然地用勺子占领圣代的高地。
接过沈书蕴喂的第一口圣代后,许星木随口问道:“明天的测试准备的怎样了?”
正在与圣代奋战并让它们沿从“冰淇淋”到“冰淇泥”的路线进化的沈书蕴头也不抬地甩出一句“No problem”然后继续对圣代发出搅动攻击:“这样搅开吃味道才会均匀,当然这么做需要勇气——亚古兽呢?”
“和我父母在一起。”
“你要带他到宿舍吗?”
“不一定,但我看危险。宿舍三人一间只要有一人反对我就不能带着他。”
“哎——那多麻烦。”终于停止搅拌的沈书蕴兀自地欣赏着自己的成果,“我帮你想办法让他至少留在本市。”
“嗯,那就拜托了。”许星木顺着沈书蕴的眼睛看下去,目光一直滑到后者的锁骨处停止,那里躺着一枚挂在项链上的戒指。许星木清楚地记得在此之前被银白色项链代替的只是一根编制过的红色幸运绳而已,看来这小丫头又偷偷攒钱买奢侈品了。
“要是你会虚拟化多好,可以像我一样让巴达兽隐形——说到这里,阿木你知道么我有一个舍友是征集者②哎——很巧吧?”
“…TTC②?”许星木一脸怀疑,“你怎么知道的?这不应该是机密吗?”
“总有无视规则的人存在嘛,我有看见她摆在桌子上的和搭档小妖兽的照片。两人手里分别拿着D-H③和代表世界树的徽章。那啥我迟早是M&D的人,那么就借此机会从她那里套取情报吧~”
“喂喂,”眼看着沈书蕴的斗魂就要燃烧起来的许星木知道对方并未说笑,也知道只要是她沈书蕴真正决定的事就谁也劝阻不了,只能颇为担心地说,“那你自己岂不也是很危险?一定要当心啊,征集者大多是极端分子……”
“我现在只希望,”沈书蕴微微提高音量打断许星木,“另外一个舍友是甄选者。这样我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虽然知道沈书蕴有“真话玩笑说,正经开玩笑”的毛病,但明显感到对方来者不善的复杂笑容的许星木这才明白对方并不是单纯地说笑而已。正企图措辞说点什么时又听见沈书蕴带着笑腔说道:“你该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人类与数码兽和解了吧?数纪宣言④只是一纸空文而已,八年前如此,八年后亦是如此。”身体后倾,靠在了椅背上。左手把玩着自己脖子上的挂坠,一圈圈地用指尖感受上面的镂空纹路,并最终将无名指滑进滑出两次后才又开口道,“对我而言唯一有所不同的便是即便是现在的我也有追寻梦想的能力。”

沈书蕴从盥洗室出来时已经快十点了。同行的巴达兽晃动全身用以甩干自己身上的水,甩到一半时身上的绒毛有很多已经扎了起来,再看看旁边被甩了一头一脸水珠的沈书蕴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她手中的吹风机,便知道自己最好缴枪以免会有被杀的危机。
烘干完巴达兽后,沈书蕴便让其打开电脑并连接D-H,自己则披头散发地坐在木质地板上等待头发的自然风干。百无聊赖之际又开始抚弄自己的挂坠,并将无名指套入久久不肯取出。丝毫不在意发梢上的水珠全部滴落在自己的肩头,并且看神情思绪早已不知飞向了何处。
“…蕴…书蕴!”
“恩?”被巴达兽的呼喊猛然惊醒的沈书蕴由于事出突然不小心用项链在脖子上勒出了一条白印,慌忙将手指从戒指内退出,手脚并用地移动到书桌旁。
“你叫我?”
“还会有其他人么。你在干什么呀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巴达兽回头看见讪笑的沈书蕴脖子上反光的戒指,开口道,“又……?”
“嗯…先不说这个,拜托你的事搜索的怎样了?”沈书蕴边问边给自己换上一套比较宽松的连衣裙。
“按你的要求,查找到几个相符的名单。大致方位也已经清楚了,现在要出发么?”
“嗯。”握住戒指并拿起D-H,沈书蕴满眼是兴奋期待以及志在必得的决心,“为了这一刻,我已等待得太久——虚拟化。”

沈书蕴隔着厚厚的有机玻璃居高临下地观看着模拟战斗站内的交锋,贴在玻璃上的手在其附近印出一圈细密的蒸汽。并且由于距离太近,鼻腔前的玻璃上也时不时地被呼出的热气所笼罩。
“丫头,你还好吧?”一旁的许星木眉头微皱,伸出手想拍对方的肩膀,但犹豫了一下又将手缩回,“会紧张吗?”
“有点,”沈书蕴更加靠近,几乎可以说是“紧贴”也不为过,“但紧张的不是你所说的——阿木你最希望和谁做对手?”
“嗯…领导人吧。虽然我知道实力相差悬殊,但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在哪个层次…书儿呢?”
“…任怀远。非他不可。”虽然一直在微笑,但字字铿锵有力表明了沈书蕴坚定的决心。
“…呵…”

M&D的新人选测分A、B两个部分进行,每一场测试都会有专职的监审组评审。A组测试的内容包括笔试、面试和体能测试,B组则只有最简单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实战模拟。也许在任何测试中都不应对任何科目有丝毫偏袒,但说实战模拟是M&D选测的最终参考却一点也不为过。毕竟组织培养的是能上战场的兵,总不能指望大敌当前还拿着满分的考卷威胁敌人“不要过来否则就给你好看”的人。当然也许你可以选择当参谋,但有没有组织会选择只会死记硬背测试的人当参谋还是个问题。所以M&D将实战能力排在了首位,至于其他方面可根据每一个成员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而现在,正是在进行着这场事关重要的最终测试。

许星木看着大屏幕上机选挑出来的下一组的对决名单,“NO.13 VS 天龙兽”赫然在目。又扭头看了看表情怪异强忍着笑的沈书蕴,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准是这小丫头又背地里做了什么手脚。但转念一想却觉得不大可能,因为就算沈书蕴“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干涉到这种事情。想到这里的许星木正准备上前问个明白,却发现沈书蕴已经走出了休息廊,转身步入了准备室。
按照规定,准备室只提供给下一个即将对决的选手使用,所以沈书蕴刚关上门巴达兽就毫无顾忌并且迫不及待地开口:“真的成功了呢,言灵兽果然厉害!”
“他本来就是神兽型数码兽,既然是神,设定未来这种小事自然不在话下。”
“那岂不是很危险?未来按照他个人设定的发展的话?”语气里却听不出半点危机之意。
沈书蕴懒洋洋地靠躺在沙发上,注视着选手呼叫铃,顿了一会才缓缓地开口:“哈,巴达兽你真坏,我可听不出你有担心的感觉哦?还是说因为时间久了就近墨者黑了?——言灵兽是远古神兽已经没落了的后裔,预订抽签这种小事能轻松搞定,再难点的恐怕就无能为力了。”
“我现在好像有点紧张,唱歌个舒缓一下压力?”沈书蕴感到巴达兽又陷入沉默,便开口暖场,“接下来请听,‘跑调天后’的倾情奉献——”
恰好响起的铃声无疑救了巴达兽一命,小小的准备室立即被柔和悠长的铃声填满。沈书蕴握着戒指站起来,脸上的嬉笑全部隐去不见,换上了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

“那个女孩疯了么,怎么不带数码兽?”
“管她呢,疯了咱刚好看戏。我看八成由于对手是任怀远吓傻了吧?不过这样一来就少了一个对手了。”
“嘻嘻,我还以为自己最弱,没想到有人比我还糗。”
……
许星木头也不抬的对着声源处扔了个白眼,然后又焦急地关注着虚拟战斗场内的情态发展。虽然知道这么做的沈书蕴肯定有她自己的打算,但就这样孤零零地处在任怀远的对面实在不算是明智之举。许星木担心又喊不出口,只好把忧虑化为眉间的皱起,并且越刻越深。
与此同时的任怀远也在思量中,对手既然能够站在这里必然是有搭档的协调人⑤,那么她的搭档呢?虽然不排除虚拟化,但未经过感应调和的一般协调人是不大可能会使用的,那到底…
代表对决开始的铃声响起,天龙兽随即做好进攻的准备,而沈书蕴这边仍是毫无动静。
“‘狮子即便是抓兔子也会用尽全力’,”沈书蕴微笑着如耳语道,“我真喜欢你这一点…怀远。实体化!”最后三个字音调陡然提升。
而随着沈书蕴突如其来的一句出现的则是已经绕到天龙兽身后的天使兽。后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神圣棍将前者打翻,并将其甩向远处的墙。
沈书蕴看着天龙兽像一袋面一般闷闷地滑落至地,用兴奋与担心相杂而伴的眼神扫了一眼任怀远。虽然后者仍不为所动,但明显沈书蕴自己心里已经开始责备天使兽出手太重。
早就知道等级相差甚远的沈书蕴决定一开始就先发制人,用迅猛的速度及攻击占取微弱优势。并且由于自己不是久战型,这场对决越早结束就对自己越有利。但是话虽如此,任怀远必然不会让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响,压倒性的实力一旦动起真格,自己和天使兽必然玩完。更何况顾及到任怀远的自己也不会让天使兽尽全力攻击。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一场预知结果的战斗!想到这里的沈书蕴咬咬嘴唇,继续与天使兽保持感应联系,但心里已早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风平浪静。
站在较远处的任怀远虽说观看着二者的对决,但其实真正在意的只有天使兽。目不转睛地盯着天使兽观察了很久后,注意力才又被战斗牵引回去。由于这次的考核只是为了检测考生的实战水平,所以监测人员不能以真实能力面对。但看到天使兽的步步为营和尤为明显的故意疏漏后,任怀远突然觉得自己的神经紧了一下,然后听见从自己口中说出的低沉话语:“天龙兽,选择进化⑥。”

全部的对决考核完毕后已经是下午的快四点。许星木本想安慰一下全场输得最惨的沈书蕴却被对方没心没肺地拉到了熟食超市,之后又在自动饮料机那里打了两听啤酒。而这期间沈书蕴一句话也不讲只是兀自地哼着一首曲调奇怪的歌。
“OK,就此分手吧。”走到一条小巷子前的沈书蕴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我要办点事,阿木你忙你的去吧?”
觉得分手的地点很奇怪的许星木有些犹豫,虽然想问缘由但还是只说了路上小心,然后就看见虚拟化的沈书蕴消失在小巷里。

“折磨说泥熟了(这么说你输了)?”嘴里被塞得满满的雷飒含糊不清地问道,随后又灌了一口酒,“哈~~爽!”
“这不明摆着吗。一开始就没做赢的期望。”沈书蕴又是一脸无所谓,好像真的完全不在意一般,“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小心噎着。”
“还是我们小蕴蕴最会关心人~~找老婆就要找这样的~~”
听到此话的沈书蕴一愣,继而侧过脸说:“我不介意你向某人推销我。”
然后就是雷飒一脸正经拿腔作势地拍着胸脯“承诺”:“是,小姐大人。小的一定去把那某人的心偷过来献给小姐您!”
“……商量件事。”沈书蕴看着已经吃得差不多的雷飒,听到后者含糊的一声“水(说)”后才有开口,“我能不能让阿木的亚古兽住你这里?”
“可惜俄依精油噶布收了,泥后妈泛爱(可是我已经有加布兽了,你好麻烦唉)!”雷飒用手里的鸡腿点了点从刚才起就一直冷眼看着自己而完全不动食物的加布兽。
完全不打算理解雷飒含义的沈书蕴只是自顾自地接着说:“需要什么尽管开口,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所以就拜托阿飒你了。”
雷飒从鸡腿上抬起头来,用油光发亮的嘴庄重而又严肃地说:“我要一个女朋友。”
“……滚。”

任怀远坐在办公室盯着掌心发呆,那里躺着一根深色的羽毛。他垂下眼幕,在脑海里搜索相关资料,却被敲门声打断。
“你认真了呢,居然。”向天歌轻轻地掩住门,走近任怀远的办公桌,“你会打击到她的。”说罢扫了一眼任怀远的电脑,那里显示着沈书蕴的详细资料。
“不过很奇怪,病毒种的天使兽?”
“嗯。以后多留意点她…”和上手心,白天对决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般在任怀远眼前闪现,“沈,书蕴…”

实体化在学校偏僻角落的沈书蕴加快步伐往宿舍赶,并且听到刚才喝的酒在自己的胃里左右撞击发出好听的声音。
“你很着急?”此时的巴达兽看起来倒很悠哉。
“不想给舍友留下 ‘有习惯晚归癖好’的印象。”
“呵,可是你身上一股酒味。”
“跑跑就风没了。”
说话期间,已经跑到宿舍门口的沈书蕴正准备掏钥匙开门,却被巴达兽猛然打断:“书蕴当心,里面有躁动的数码兽的气息。”
虽然知道舍友带着小妖兽,但被巴达兽突然地这么一提示的沈书蕴反而没了主意,手指僵在钥匙上迟疑了起来。
边提醒巴达兽准备实体化,边缓慢地扭动钥匙,并且感觉锁扣吐出锁舌的一瞬间的声音直击心脏。
终于推开了房门,却还未来得及做反应便被伴随着“嘭”的声音的什么东西迎面击中。


注:
①实体化:让处于隐形状态的数码兽或人类在现实世界显现原型。在DR的设定中,经过感应调和的人类只要与搭档数码兽心神合一便可以前往数码世界,只是中途必须经过被称为“次世界”的夹于数码世界与现实世界间的一个近乎中转站的地方。沈书蕴口中所谓的“让数码兽隐形”的意思就是将搭档停留于次世界。而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空间时所需的专业术语也不同,由现实世界至次世界再至数码世界的术语依次是“实体化——虚拟化——具象化”,反之则最终会抵达现实世界。只有与人类做搭档的数码兽才有能力长时间处于次世界,否则会被格式化。另外在次世界的数码兽的言行只会被在现实世界的自己的搭档所耳目。
②征集者:DR世界三足鼎立组织之一的成员统称。具体如下,
TTC:The World-tree’s Chance 三大组织中的亲兽派。一如全称,统领者是世界树,组织内成员统称“征集者”。另外由于世界树偏好挑选有反社会倾向心理扭曲的或者思想单纯且容易受蛊惑蒙蔽的人类做成员,所以征集者的确如下文中许星木所言“大部分是极端分子”。
TPE:The People’s Examine 三大组织中的亲人派。所有成员均由国家考核选拔,合格者将被配予自愿与人类合作的数码兽做搭档。以军队的形式存在并为国家服务,以“少年兵”和严明的纪律著称,统称“甄选者”。
M&D:Man And Digimon 三大组织中的革新派。所有成员均是因为对单方面的压迫感到不满、追求人兽共存的新世界而加入组织,并因此与自己的数码兽搭档羁绊在一起。他们完全靠自己的意志加入组织,并且由于和搭档之间不可磨灭的关系而被称为“选召者”。
③D-H:D-Harmony,协调人所持有的联系自己与搭档数码兽的终端器。Harmony:协调,调和。
④数纪宣言:数纪元年人类与数码兽所签定的“互不侵犯友好协定”。
⑤协调人:对有搭档的人类和数码兽的统称。
⑥选择进化:有分支进化的数码兽的进化招式,然后选择进化线路便可。但是这样做需要有相当强的实力、精神力以及DE作为辅佐。
Digimon Requiem | 留言:6 | 引用:0 |
<<SIDE B:(1)万源之始 | 主页 | 来,点名>>

留言

=。=我不知道你做本子的决心这么坚定…这算是试阅么
2010-01-25 Mon 23:06 | URL | 大妈雨 [ 编辑 ]
嗯,都说了原本打算做一本自己一人乐(夜夜他不支持我他只要电子版TAT),结果还是有几个人响应我呢……所以……预订几本做几本吧,而且特典都策划好了是Lu做的塔罗牌呢微笑~
嗯,算是试阅吧……应该……主要是有人给我说这太空了就随手扔上来点东西……?
2010-01-26 Tue 19:33 | URL | 牛赛克 [ 编辑 ]
意思是画手三可以什么都不做静等么…那就等…
2010-02-01 Mon 13:50 | URL | 大妈雨 [ 编辑 ]
……谁告诉你的?!至少画点应援顺便宣传什么的吧!
2010-02-01 Mon 13:52 | URL | 牛赛克 [ 编辑 ]
咦原来我要做什么的吗?画,画虎年004(作品错了)不对画什么好…?!
2010-02-01 Mon 16:36 | URL | 雨 [ 编辑 ]
……总之等你暑假再说吧?你最近不是很忙么?你看我多善解人意?快称赞我!
2010-02-01 Mon 18:29 | URL | 牛赛克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