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人は一つの世界

水色が見えない

SIDE B:(1)万源之始

夏瑾年从漫长而无梦的睡眠中醒来,窗外晨光微露,交织在天花板上形成一阵起伏不定的光晕。
拿起昨晚放在床头的制服换上,她起身下床,站在盥洗室的镜子前,端详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无表情的容颜,八年来的规律生活已经使自己的生物钟比闹钟还可靠,到点就醒,没有一次失误过。
很好,她用力拧干手里的毛巾,理想的状态,足以应付一切突发状况。
顺手把早餐的纸袋扔进垃圾筒,夏瑾年拿上书包,关上了寝室的门。

和平常一样的时间来到教室,在她落座之前响起每天的例行问候“早上好,小瑾~”瑾字拉的较长,在口腔里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每次被夏瑾年习惯性无视之后银发的少年总会满不在乎的揉揉蓬松的头发,依旧一脸笑容灿烂的样子。
夏瑾年所处的圣垠学院,是由TPE所创办的,不仅供组织里一部分成员上学,同时也是全国优秀人才与富家子弟的聚集地,与一般的贵族学校不同的是,他们不仅拥有全国第一的升学率,背后还有着整个国家撑腰,是实力与财力并济的贵族学校。
夏瑾年在12岁时以全场最高分通过测试而加入TPE。在学校里平时也是受瞩目的对象,不管是因为她那超高的智商还是那难以言喻的端正美貌,但能够近其身旁的人却非常非常的少。她的一举一动完全没有多余的部分,上课时除了必要的发言外也绝对闭口不语。单从表面上看不过是一位15岁的花季少女,但是她那阴郁而冷漠目光绝对不是十几岁的人所应拥有的。这也许就是没有人敢主动与她交谈的原因之一吧。
而安亦宸却是整个班级中,唯一敢而且能够与她搭上话的人。
对夏瑾年而言,只不过是把他当作比同学更接近一点的关系对待,或许这一点,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从七岁那年起夏瑾年便将复仇作为人生的目标并且一直贯彻至今,八年前那场数码兽暴乱,不仅夺走了双亲的性命,就连年仅十二岁的姐姐也不放过,面对着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以及惨死在数码兽手下的家人,七岁的夏瑾年狠狠的在心中发誓:无论如何都要为死去的家人报仇,以及,铲除所有肆虐在这片大地上的邪恶。
那个时候的夏瑾年,还不知道踏上这名为复仇的充满荆棘而崎岖的道路意味着什么,将会夺走什么,又会给她带来什么。
已经回不来了,自己所爱的人,面容也好,声音也好,都无法再回来了,只有残留在手里血液的味道,连着怀念的权利都被一同剥夺了。
这就是自己所选择的么,追求理想的代价,名为“复仇”的理想的代价。
而现在的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哪怕只有半点的踌躇与犹豫,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就会消失不见,目前为止自己所付出的一切代价,也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八年前的自己,在那个被血染红的夜晚过去之后,默默擦干所有的眼泪,迎着初生的朝阳,下定了冷酷的决心。遵从着心中的理想,一边诅咒着,一边憎恨着,一边追求理想的实现。
自己接受这种诅咒,接受这种愤怒。毫不犹豫的踏上了这条铺满荆棘的修罗路。


上午的课程和普通高中安排的毫无二致,下午则是组织为在校成员所安排的特殊训练。
这也是总有一些人下午不来上课的原因。
在校的成员一共十五人,都是三年前通过测试而被留下的,年龄最大的也不过十八岁,最小的十五岁。TPE每三年都会进行一次筛选,对于不合格人员进行淘汰,由上一届的成员与新一届的成员进行测试,成绩最好的新人将替换上一届成绩最后的成员。而留到最后的人就能够获得晋升为正式成员的机会。
为了能够让自己不被淘汰或者是得到晋升,所有人都会对自己已经取得的一切成果紧紧抓住不放,尽全力去打击排挤对手。为别人的失败而感到喜悦,为别人的进步而感到痛苦,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只有具备了一定实力的人才能走到最后。大家都为了那个位置你死我活,明争暗斗,头破血流。
组织所安排的训练除了必修的几门之外还有额外的选修课,按照自己的兴趣可以选修1门或者1门以上。夏瑾年选的课程是所有人之中最多的。对于其他人来说,光是要应付必修课就已经很困难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来选修。对于选修课是可选可不选,他们倒也无所谓。
夏瑾年所选的四门选修课。潜行,暗杀,兵器操作,防御。能够在一切环境和条件之下将对手猎杀,需要掌握各式各样的知识和技术。在战斗中,主要的攻击力都来自数码兽与数码兽之间,人类是很少动手的。若是趁着数码兽战斗时先一举猎杀了搭档,也就相当于胜利了①。
因为自己所要面对的,是另一个“两足的野兽”。

在今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夏瑾年提出周末的离校申请,毫不费力的得到批准之后,便离开了学校。在中午收到夏影汐的“每周邀请短信”,每周六晚上到周日白天都会待在她的家里。
行至途中,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朝着空无一人的空气里喊道:“你可以出来了。”
像猫一样的生物破开空气出现在了面前,“主人。”
“迪路兽,我现在要去影汐那里。”
明白了她话里意思的迪路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夏影汐的房间一向是懒于整理乱七八糟,夏瑾年轻车熟路的拨开一路的漫画来到友人面前,而正专注于电脑的夏影汐正兴致勃勃的面对动画目不转睛:“饭在微波炉里还热着你自己去吃啊,迪路兽的在桌子上你自己去拿吧啊啊我看动画呢麻烦一切自己动手啊~”
“你还真是有够御宅的”夏瑾年的皱着眉头给自己热饭“这样下去不怕发霉腐烂么。”
“你管我啦反正我有去上学……”
“我没心思管你,下星期就是筛选试验了。”
“哦是么,”夏影汐终于从屏幕前回过头来,“顺利么最近。”
“没问题了。”
“你都说没问题了我还能怎样”转过头继续与电脑难舍难分。
“……”夏瑾年放下碗筷,一副思考的模样,在时针走了百来秒之后才默默开口,“要是成了正式成员就会很忙,大概不能经常来了。”
夏影汐的背影有一瞬间难以察觉的僵硬,随后又恢复自然:“我知道了,没关系,你自己好好努力就是。”
“你不说我也知道”夏瑾年静静的凝视着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我做了那么久的准备,等的不就是这一天么。”


注:
①DR的世界中,协调人与搭档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性。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会受到波及伤害。如果人类死亡,数码兽则会消除所有记忆并还原成数码蛋“转生”;反之如若数码兽死亡,人类则会由于感应平和缺失而造成精神崩溃。
Digimon Requiem | 留言:0 | 引用:0 |
<<神作!吾等庶民内牛满面! | 主页 | SIDE A:(1)斑驳之影>>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